邮箱:
密码:
  吴赤锋  在中国地形图上,一道棕黄色的山脉分开了东南部的两片绿色平原,这就是南岭山脉。在这棕黄色的正中有一个小小的地名——梅岭,号称“岭南第一关”的“南粤雄关”便坐落于此,据说南雄的得名就是因此。  南雄如今是粤北山区的一个县级市,我曾几度前往,就是为梅岭所吸引。正是在梅岭古道上,我结识了陈至明。他是南雄一间乡镇中学的老师,也是南雄最早的省作家协会会员。我们沿着青石铺就的古道一路攀登,边走边谈。从当年秦始皇的大军循着梅岭的一条小道进军岭南,到唐代名相张九龄开凿梅岭驿道使之成为沟通岭南与中原的主要通道;从历代文人墨客过梅岭时留下的踪迹,到陈毅元帅在此遇险被困写下大气磅礴的《梅岭三章》……他对梅岭的历史如数家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也就是在那次梅岭之行中,他告诉我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反映粤北山乡改革开放后的苍桑巨变。我当时就为他鼓劲,殷殷期待早日读到他的新作。没想到时隔不久,一部近30万字的长篇小说初稿果真传到了我的邮箱。我在第一时间读完书稿,与他交流了一些粗浅的看法,他又征求了一些友人的意见,用了一段时间精心修改,并请我作序。面对这沉甸甸的书稿,我实在难以拒绝为他作序的要求。孰料俗务纷繁,耽搁了不少日子,心中甚觉愧疚。  作者是生长在贫困山区的青年,长期在中学当孩子王,近年来被借调到南雄市教育局,日常工作繁忙而琐碎。如今外面的世界嘈杂又喧嚣,市场经济的大潮铺天盖地,“君子安贫”之类的信条早已被人们抛到九霄云外,他却依然保持着山里人特有的朴实与憨厚,不为外界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所诱惑,矢志不移地困守着文学的理想与执着,坚守着对精神家园的向往与追求,利用每天有限的业余时间,独对孤灯,潜心创作,让文学成为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这种精神,令人感动。其实,即使有再多的人不关心文学,不阅读文学作品,也不足以证明人类社会可以没有文学。毕竟,文学所关注的是人的生存状况,人的前途命运。文学薪火相传,是因为它所反映的是社会前进的足音,所奏响的是时代进步的号角。  《走进桃花村》是一部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它以粤北山区的一个村庄为背景,深刻地展现了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的艰难进程和不可遏止的历史潮流。强烈的时代气息,敏锐的变革意识,一直是广东文学创作的突出特色。陈至明的这部作品集中地体现了文学关注时代、反映变革的特殊作用。作者凭着他对农村生活的长期积累,凭着他对时代精神的理解,诚实而本分地写出了变革时期普通农村和农民的生活,生动地描述了客家山村中的各色人物,展现了一幅鲜活的南国社会画卷和浓郁的乡村生活风情。应当说,这是一部扎根大地,生活厚实,贴近心灵的好作品。作为一部反映时代变革的作品,作者写的相当沉静和深入,凝聚着对这一方水土和这一方人的深厚感情。  小说描写了处于边远山区的桃花村,如何在外出打工回来意外当选村主任的女青年李文瑛的带领下,克服重重困难,大力发展经济,与腐败分子、与落后观念做斗争,最终走向致富道路的曲折过程。小说的叙事是娓娓道来,行云流水,顺理成章。火红的朝霞拉开山村故事的序幕,黎明的天空下一个个剪影般的身影渐次登场。对于不熟悉乡村生活的读者来说,书中的一切都很新鲜,生死恋爱,相亲请客,乃至村妇斗嘴骂街,活生生地呈现生活的原生态。这部作品是写实的,但字里行间又始终洋溢着热情和浪漫,流露出对乡间纯净民风的欣赏和留恋。很显然,作者写的是自己熟悉的生活,同时对这生活不断进行审视和认同,为我们展示出一幅幅当今乡土中国生生不息的生存世相。读着桃花村的故事,我们不由会想起一些在今天看来已经“古典”了的乡土小说,比如周立波的《暴风骤雨》,赵树理的《三里湾》,广东作家陈残云的《香飘四季》,王杏元的《绿竹村风云》,它们均因为浓郁的时代气息、鲜活的人物个性、丰富的农民群像而塑立了中国现当代乡土小说的丰碑。《走进桃花村》虽说文笔朴素,写得不算轰轰烈烈,但对改革开放伟大进程中一个小村庄的躁动与变迁,也确乎是鲜活生动,颇能满足读者的阅读饥渴。  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历来是中国农民的显著特点,他们的生存状态与自己的历史、与自己所休养生息的地域环境之间,总是有着千丝万缕割不断的联系,那是他们个体的文化印痕,也是群体的文化血脉,民俗民风时而芬芳馥郁令人陶醉,时而因为各种禁忌、因为某些落后的群体意识而令人感到压抑。但是,中国的农民是最有活力的,他们对外界的变化、时代的演进一样敏感并努力投入,他们总在努力地追随这种变革和变化。桃花村的姑娘小伙一样地怀着梦想外出打工,老老少少一样地努力想改变自己的面貌,投入新时代、新生活。同时,市场经济所激发和产生出来的各种人性负面,也会在新生活的波澜中翻涌,而反腐反黑的行动也必然横扫这个古朴的村庄。换一个视角,我们会发现人类的生存和自然的生存是多么的相似,欲望的泛滥和过分滋长总会产生腐烂,那就需要像锄草一样进行清理和埋汰。越是淳朴的人性,对邪恶就越敏感和抵触,而桃花村人和任何地域的中国农民一样,具有很强的人性提升能力。同样,这个美丽的地方,它的民俗民风也一样地具有很强的还原能力,伦理道义始终发挥着强大作用。  主人公李文瑛是作者倾力塑造的人物,她美丽而有追求,正直而善良,有外出打工的经历,可以说是开阔了眼界,接受了时代的洗礼。她不甘平庸,从繁华都市回到桃花村当村委主任,想实现自己的一番抱负和理想。她不是女强人,相反,她常常在亲情和感情上作出让步,流露出女性柔弱的本质。从乡村小女儿蜕变为管着几千人口吃饭问题的村主任,带领全村人致富奔小康,她的步子是坚实的,有着内在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源泉,和时代紧密相关,用时髦的话说,她就是个弄潮人,她代表了农村改革和农民新生活的希望。除了李文瑛,还有古红、古不成、李书记等等,小说中人物相互伴生,矛盾不断产生又不断相互转化,形成密实的网络状结构,讲述着历史的变迁、现实的变化,和人性演变的根源。同时也表现了以李文瑛为代表的一代新农民在遭遇现代社会转型时所经历的复杂事件和困境。李文瑛的最终胜利,表明社会主义新农村新农民正追随着历史的步伐大步前进。由此,作者在写出桃花村进入伟大新时代的命运时,也写出了乡土中国文化从传统向现代的裂变,写出了变革所带来的新希望。整部作品在如歌如诉中细细讲述,把自然环境与人物的心理刻画融为一体,将浓厚真挚的乡土记忆刻画在读者心中,令人难忘。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