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四、乘 车  星期天,柱子下乡带父亲到城里看病。父亲七十多岁,原本身子骨蛮硬朗的,可不知怎么,这段时间老是喊腿疼,配药吃了也不见效,不但走路疼,夜里觉也睡不安生。柱子是个孝子,一听说父亲的病情,立即回了老家,接父亲进城。  老家离县城不远,两年前开通了公交车,人们进城回乡方便多了。柱子和父亲一起坐上公交车。车子无人售票,在车门进口处设置了一个投币箱,上车的人主动将硬币投进箱中,每有人投币,箱内就会发出“叮咚”一声响。要是谁忘了投币,司机就会提醒他。父亲过去坐车都是拿钱买票,没见过这玩意儿,很感好奇。柱子上车后到衣袋内摸硬币,父亲说,我身上有铅子儿(硬币),我来投。父亲拿出两个硬币,对准投币口投下去,那硬币从箱口落下,左蹦右跳,叮当几声,煞是好听。父亲看着硬币落入箱底,像个小孩似的笑了。柱子见父亲虽有病痛在身,心情还这样开朗,也笑了。  一会儿,公交车在一个站头停下,上来几个人,其中也有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人。其他人都向投币箱里投了币,唯有老人没有投,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本,向司机出示了一下,然后就到后面的空位上坐下,司机竟什么也没说。父亲奇怪了,问柱子:“咦,他怎么没投币?那个小本本是个什么东西?”柱子说:“那是免费乘车证。”“免费乘车证?他怎么会有的?”柱子不知道,就问那个老人。老人说:“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可以凭老年证到交通部门去办理,有了这个证,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  “噢,”父亲听后,感起兴趣来,追问道,“农村的老人也可以办?”这时开车的司机说:“老大爷,不管城乡,都可以办。”“嗬嗬,好事,好事,这社会对老年人还有这样的优待,不出来还真不知道!”父亲感叹不已。  柱子说:“明天我也去帮你办个证,让你也享受享受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爱。你也可经常到城里来,就是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上个医院找个医生也方便。”“好,好,你帮我也办个,也办个。”父亲脸上立时充满了笑容,一路上都乐呵呵的。  到了城里下了车,柱子搀着父亲去医院。父亲跑了几步,咦,走路好像顺溜了,腿也不怎么感到疼了!奇怪了,这出来走走,见识见识,心情一好,病也好像轻了几分!  五、立 言  老师:“小朋友们,今天你们从家里来到老师这儿,一路上有没有看到什么呀?”  学生甲:“看到了汽车……”  学生乙:“看到了楼房……”  学生丙:“看到了人……”  ……  老师:“小朋友们回答得很好。那大家再想一想,你看到的汽车是黑色还是白色还是其他颜色?是在路上行驶还是停在哪儿?有没有听到汽车喇叭声?开车的是男还是女?……”  “立言工作室”的丁立言老师正在为学生辅导作文。吊在墙上的一块小黑板上写着“观察”二字,戴着眼镜、身材颀长清瘦、头发花白的丁老师,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着粉笔,身子前倾,满脸微笑,循循善诱地引导启发着学生的思路。十多个孩子围坐在桌旁,忽闪着一双双大眼,聚精会神地听着。  丁老师是一位退休的小学语文老师,在学校里有“三好”之誉:课上得好,文章写得好,人好。退下来后,不时有熟人朋友找他为孩子辅导作文。他不会打牌,也不爱好跳舞,子女又不在身边,退休后干什么呢?干脆办个作文辅导班,教教孩子写作文,也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主意一定,他就为自己取了个名号:“立言工作室”,教室就设在自家客厅内,利用双休日和假期上课,免费培训,每次只收十个孩子。不少人听说,都纷纷找上门来,但他只要满了名额,多一个都不要,给钱也不收。有人不理解,说他有钱不会赚,他笑笑,说,我不差钱,为钱,我就不办这个班了。  自从办了班,丁老师就变得忙碌起来。要备课,要研究新的作文教法,要改作文本,要收拾被孩子们弄乱了的房间,甚至有时少数孩子父母没空来带,他还要管他们吃饭。但虽然忙,却很充实,也很有乐趣。特别是当那些本来怕写作文的孩子写出了一篇像样的文章,或者某个孩子的作文在报纸上发表了出来,这时,他的快乐可以说难以言表,真的体验到一种“老有所为”的成就感。  为让孩子们快乐学作文,丁老师还跟他们讲故事、做游戏,有时还与孩子一起诵读古诗词。人们从他楼下经过,常常会听到那充满稚气的朗诵声——  古人学问无遗力,  少壮功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六、下 棋  王爹有一好:下棋。  王爹退休后,又找了个门卫的差事。没事的时候,喜欢在传达室里摆开棋盘,与人下上几局。三局两胜,谁输谁第二天买早饭。王爹只是爱好,棋下得并不算好,总是输多赢少,他就经常在早晨买了一捧烧饼向传达室走来。  上班的人遇见他,跟他打招呼:  “王爹,又买烧饼了?”  王爹就会笑呵呵地回答:  “是啊是啊,又买烧饼了,你也来一块?”  上班的人笑笑,说声“不客气”,然后匆匆进厂,等着吃烧饼的棋友们却已在传达室内候着了。不一会儿,他们又一边吃起烧饼,一边摆开棋局战起来。  因为下棋耽误了点事,王爹受了批评。虽然知道批评得对,但要想叫他不下棋,却做不到。怎么办呢?王爹就想,我一个已退休的人,工资也够用,何苦在这儿受束缚?不如回家享福算了。要怎么找人下棋就怎么找人下棋,岂不快乐?  王爹就辞了传达室的工作,回了家。每天早上到公园里活动活动腿脚,然后到菜场买菜,上午帮老伴儿烧饭,吃过中饭稍微休息一会儿后,就去找人下棋。他到小区棋牌室找人下,在河滨绿地的凉亭里跟人下,双休日叫小孙子陪他下,还有时棋友找上门来在家里下。边下边琢磨,棋艺便日渐长进,原来胜他的人再想赢他倒难了。  书城旁边的巷子里有一棋摊,摊主是一残疾人,摆棋摊既为谋生,也为好棋者提供一个切磋、娱乐的平台。每天下午出摊,吸引了不少爱好下棋的人,其间不乏高手。有一天王爹从那儿经过,看见一大群人围在那里看人下棋,立即被吸引过去。有认识他的人说:“王爹,你是高手呀,来跟大家切磋切磋怎么样?”众人也跟着怂恿,王爹不便推辞,坐到棋盘前,与一个不认识的人下起来。走了几步,王爹感到那人确有几下子,便不敢轻敌,走卒,行车,跳马,飞象……每落一子,都深思熟虑,有时错走一步,懊悔不已。他与那人下了三盘,一输一赢一和,两人最后握手,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王爹觉得,在这里下棋,过瘾,有趣。之后,每天下午他都准时来到棋摊,就像上班一样。他拿着一把扇子,捧着一只茶杯,不急不缓地走着步子,嘴里还哼着小调。  有人遇到他,问:“王爹,上哪去呀?”  “下棋去啊!”一边答,一边乐。  七、父 子  一到傍晚,老街就变得热闹起来。人们将门前扫净,洒上水,然后把桌椅板凳搬到门外,吃饭,乘凉,说笑,下棋,看电视。下班的,路过的,做买卖的,在青石板的街面上留下一串串车声人语。  “铃铃铃铃……”这时一辆三轮车响着铃声由远而近驶来,不一会就“吱”的一声在门前停住,骑车的四爹人还未下车,就对着屋里喊起来:“奶奶,我回来了,夜饭有没有弄好啊?”  四奶奶从屋里出来,嗔道:“人还没进家门,就喊着要吃,饿死你了?”  “今天还真饿了,天热,坐车的客多,从出去到回来,这两腿蹬得不曾歇,你说怎会不饿?”四爹停好三轮车,在门口的凳子上坐下来,说。  “知道你饿,这不,饭菜都跟你弄好了,酒也跟你打了……”四奶奶把一盘花生米、一盘猪头肉、一盘咸鸭蛋端到桌上,又拿来酒和酒杯。  四爹倒了一杯酒,端起送到嘴边呷了一口,然后夹了一块猪头肉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着。嗯,真香!  从老街上经过的人跟他打招呼:  “四爹,喝酒啦?”  “四爹,还是你快活啊!”  四爹一边喝着酒,一边跟人搭话。  这时,又一串铃声从远处传来。四爹一看,是小三子骑着三轮车回来了。小三子是四爹的三儿子,下岗后,没找到工作,四爹就叫他也买了一辆三轮车。四爹说,只要有辆车,你还愁什么?只不过多用点腿力、多流点汗!我蹬了一辈子三轮车,不是也把你们都养大了,娶了老婆成了家?果然,小三子蹬了十多年车,日子还真就一天天过来了,过好了。  见到小三子回来,四爹就喊他一起喝酒。小三子也不客气,停下车,在桌边坐下来。  “爸,我敬你一杯!”  父子喝了几杯后,小三子说:“爸,你年纪不小了,三轮车就不要踏了吧?喝酒的钱我们弟兄几个给!”  “哈哈哈哈……你们给……你们也不易啊,现在我还踏得动……有你们这片孝心我就高兴了……来,喝……”  八、喜 事  “老奶奶,快来看看孙子的录取通知书!”  李老头从邮递员手中接过通知书,连忙往家跑,一边跑,一边喊。李奶奶听到喊声,答应道:  “我来了,我来了,你慢点跑!”  只见李老头手举一个四四方方、红彤彤的大信封,上面是几个烫金大字:“××大学录取通知书”。李奶奶接过信封,用手摸了又摸,用眼看了又看,像得到了一件无价之宝似的,禁不住流下泪来,滴到那红彤彤的通知书上。  “老奶奶,哭啥呢?应该高兴啊!”李老头一边说老奶奶,一边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湿湿的。  确实不容易!  孙子能考上这个学校,不容易;而他们老俩人更不容易!儿  子、媳妇长年在外打工,孙子在家跟他们老俩人一起过。照应孙子吃、穿,不让他饿了,不让他冻了,这个容易,可要管好孙子的学习,不让他有一点偏斜,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自从孙子考上高中后,这三年,可以说他们没有一天轻松过。他们两人有着分工,李老头负责孙子的学习和成长,李奶奶负责孙子的饮食起居。曾有一段时间,孙子迷上了网络游戏,常常偷偷到网吧里玩。为找孙子,他们曾在网吧门口守到半夜。也曾想叫儿子媳妇回来,可不打工,收入又从哪里来?孩子将来上学钱又从何处来?儿子还想把房子换一换,钱又从何处来?他们知道儿子媳妇的心思,也知道他们的苦楚。所以,他们必须要把照应孩子的责任担起来啊!现在好了,孙子最终很争气,让他们没有白费心血,让他们终于功劳到手,让他们终于对儿子媳妇有个好的交待了!  “老头子,别光顾我们高兴,快打电话给儿子、媳妇,让他们也高兴高兴!”李奶奶擦去眼泪,对李老头说。  “对,给他们打电话!”李老头拨通电话,对着话筒,大着声音说:“儿子,孙子的录取通知书收到了!红彤彤的一个大信封,我和你妈正拿着信封在看呢!心里高兴啊!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们一家好好庆祝庆祝呀!……”  李老头还没说完,李奶奶抢过话筒:“让我也说两句。儿子呀,噢,是媳妇呀,孙子的通知书收到了!那信封儿红彤彤的,那金字都闪闪发光哩!你们抽时间回来呀,为孩子祝贺祝贺呀!这可是我们家的一件大喜事呀!……”  九、剪 报  郑大伯喜欢看报。退休后,他还订阅了几份报纸,每天傍晚,他都要到小区大门口的信报箱里取报纸。取回了报纸,他就搬一张椅子,放到门前的小院里,然后戴上老花镜,从头至尾认真地看起来。  郑大伯刚开始看报时,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喜欢,只是为了消磨时间,只是觉得报上写的一些事情有趣,只是想知道一点国内外形势好与一帮老头老太吹牛。但后来,看着看着,他突然有点不安和紧张起来:报纸上隔三差五登载的某地某贪官被双规、被判刑、甚至被枪毙的报道引起了他特别的关注,这倒不是他有多高的忧国忧民的觉悟,而是,他的儿子也在外面做着一个不算多小、又有实权的官,他为儿子担起心来。  怎么办呢?他就想打电话提醒儿子。可他打了几次,跟儿子讲了几句家事之后,刚转入这个话题,才说了“儿子,你在外当干部,一定要注意,不该自己拿的不能伸手”这句话,正准备介绍报上刚刚登载的一个贪官的案件,儿子就打断他的话,说:“爸,你放心,儿子不会做对不起你、对不起祖宗的事情。”虽然儿子这话说得不错,但他总感到意犹未尽。他觉得应该让儿子多看看这些活生生的教材,对儿子才有震动,才有警醒。可儿子工作那么忙,他有时间看这些报纸吗?他会像我这样一字一句仔细地读吗?该不会也是看书看个皮、看报看个题吧?  于是,郑大伯就想了个办法:剪报!每次看到报道贪官贪赃枉法以及被如何惩治的文章,他都用剪刀剪下来,重要的地方还用红笔勾出来。待到积累了几篇之后,他就用信封装起来,到邮局给儿子寄去。前前后后,他已记不清一共给儿子寄去了多少这样的剪报。他想,儿子看到这些剪报,一定会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也一定会认真看看的。  不久之后,传来消息,儿子所在的地方官场发生“地震”,出了贪腐窝案,不少人都被抓了起来。郑大伯心中也很担心,不知儿子会不会牵连,急忙给儿子打电话。儿子接到电话,知道了父亲的担忧后,笑着说:“爸,还真要感谢你呢,是你的剪报让我时时警醒自己。你的剪报我都一份份收藏着,最近我正准备用它在单位里做一个展览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