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审判
  洁白的雪花满天飞舞  就是死亡和腐朽  及动植物们猩红的白骨  也要珍惜和佑护  雪神之恋  114  生态美神  我怎能把  你橘红色的火领回家  在我智慧的台灯下  仔细把你揣摩  我踩着地球天边的篮  海涛抚摸着我的前额  鲸鱼自由自在地欢乐  你把林叶的绿花  揉洗了又揉洗  在海风从太平洋  飓起了的时候  把棚子搭在太阳里  我来了 你受孕地  摊开四肢  115  有人敲门  你说是天外来客  但是在我的门外  什么也没看见  只有你种的庄稼  与月亮对话  但星星们  都眨动着神秘的眼神儿  你能猜出  它们在想什么?  它们来又要干什么?  但墨蓝色的枝上  夜鹰就着地气不停地发叫  野谷草们跳起了  它们优美的舞蹈  露珠不慎  透出了它品质的水腰  在它们的宠意里  河水从她的门前  流向他的门前  石拱桥们在云涌的流转里  顶翻了上方的舟舸  被呛昏的鱼们  怎能忍受小污神甲基汞  披着它剧毒的黑衣  一次又一次  ——侵袭  116  我混沌地舞蹈  一次又一次  拍打宇宙的门扉  七星仙客隐去的时候  太阳的门环响了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你一手制造了文明  一手制造了罪过  我们在唯物里寻找唯物  在唯心里寻找唯心  因为宇宙是物质的  也是太虚的  我们从梦中醒来  又从梦中睡去  我们在探索宇宙时  宇宙已千万次的提示:  灾难深重的地球啊  已到了濒危的地步  117  宇宙 我仍隐隐听到  降临人类额头的大雪  响个不停  地球溃烂 太阳失血  有一小股流窜的春  沿“核化”的冷冬逃散  宇宙说: 形势紧迫  万物楚歌  ——集合  美神 雅典娜 女娲  嫦娥 伏羲 大禹 宙斯  你们马上下凡到地球  去维和——  你们是宇宙派去的众神  老虎 狮子 扬子鳄  普氏原羚  将毁于人类大灭绝政策  悬崖上凄凉的羊  和冰冷的草  将葬于野谷和猎手的墓地  一只熊熊的冷草莓  不慎点燃了 秫秸上  冻僵的马和蛇  你们立即向物种  灭绝的地球进发  藏羚羊和恒河虎  着了通天大火  现在就是腐朽和死亡  及动植物猩红的白骨  你们也要珍惜和佑护  在公元二千年  一个寒冷的拂晓  我看见一个  又一个消失的物种  缓缓退场  118 雪神之恋之一  雪神——  你深深的白  来自地心  天鹅般柔软的乳房  是一片洁白的苍芒  落在身上  轻轻一碰去了远方  天上的村庄  洁白的羊  一群姑娘  驾梦——  与谁飞翔  119 雪神之恋之二  雪神 你铺天的雪花  出访地球  广大的联邦  戴冠的女王  引领异域的族群  部落 麦子 苹果  痴迷于疯狂  雪神 我衷情的女王  是否因你的裸亮  从地狱升上天堂  是否章鱼 螃蟹 蚯蚓  偷渡我泪冬的思想  火焰为谁点燃?  哀歌为谁唱挽?  雪花的白瓷  盛开冷梅的王室  被王迷住  这条充满神奇  与野性的谜  是女王必经之路  是马和月亮  争相嫁给天神  最深隐的痛处  在黑风刮着黑风的大夜  大雪又流了  一次血  120 雪神之恋之三  你以大雪的情深  覆盖了多情的红豆  木鱼之后  一只食天的棕熊  在漫天大雪里迷路  在雪神忽隐忽现的堂屋  一只失神儿的苹果  在她的小脚丫里  与谁唱歌  我娉婷的榕花树  你雪白的公主  面对旷世的神鸟  与谁激情地舞蹈  天色已远  雪色已空  庙里经纶的钟声  随着干瘪的葵花  铮铮响彻  我红狐狸的马  面对忧伤的河 已没着落  我朝海水  弹一曲浪花的琵琶  雪越下越大  而背上移动的棕熊与木马  梦醒之后  拒绝溶化  121 雪神之恋之四  宇宙 一群女神  在雪花里洗澡  一烛如神的蝶灯  挑亮高贵的身影  波光粼粼的风啊  跳出水面 芭蕾地做了  一个舞蹈的弧线 肯定是  女神虚拟的容颜  照亮了人间  一只燕子飞来  对雪神说:七月七  它们要对歌  戏台子  搭在了喜鹊——  恋爱和斜飞过的  ——酒窝  122 雪神之恋之五  宇宙 我地球的母亲  我雪神的天国  在茫茫银河系  你养育了那么多石女  有多少地球 这样的美女  分布在太虚里  请给我搭一个阶梯  指一条通向天涯的路  我们携着雪花 雨水  信息和电子的玩具走亲去  因为我们是一母同胞  却又不相识  那么有一天让燕子  给我们  搭一座连理的桥吧  让我们的儿女  嫁给你们奥秘的儿郎  让我们的星系成为亲家  宇宙 你就做媒吧  因为更深的天村呦  一群多情的雪妮和雪妞  蒙着喜春的盖头  去了地球  123 雪神之恋之六  女神要是有一天  我背着宇宙  把太阳和大雪抢走  我想我们的远亲和近邻  是不干的  因为它们会说我自私  可是我夜的 风景的底片  还没曝光  地球还不能投递遥往  但二十一世纪的邮戳  却打上了  一万枚雪章  你走进冬季又走出冬季  你踏上雪  又趟着春天的小河  但是那只不慎溜出的猴子  却惹恼了玉皇大帝  发出一道圣旨  派了十万兵将捉拿妖猴  而猴子一个筋斗  就是十万八千里  玉皇大帝只是无耐地叹息  捉不住妖猴  我天宫  永无安日  124  宇宙 有一天  火星先生  突然给众星兄弟们说:  咱们一母同胞的地球  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魔难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前些日地球来人了  我把他叫到跟前  把我们的意思和意图都说了  并让他给全人类捎了话  金星说:怎么办?  冥王星说:  随着人类的进化  智商的提高  他们越来越不安分  土星说:他们  也到过我的家  还留下了他们深深的车辙  和一口口碳排味儿的探索  木星说:是啊  他们的上帝  和盘古也不管一管  水星说:让他们来吧  只要他们承受的了  我双手欢迎  火星说:  都不要介意  只要他们有这个能力  就顺其自然  但绝不许他们蛮干  给我们带来像地球姐妹一样的麻烦  你看给她漂亮的脸蛋儿  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污染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