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审判
  地球给人类敲响了警钟  希望人类与动植物们  和谐相处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  125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一  地球上发生着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头疼  什么是恐怖事件?  其实地球已发生了几十万年  “大虫纪过去了”“白垩纪过去了”  “侏罗纪过去了”“恐龙纪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谁了  而且势头迅猛  那边一只虱子  和一只蚊子正开会  商量下一个拿下谁?  而你什么时候能离开呢?  这个问题应该由谁回答  这个情况应该让谁知道  是否骑上驰骝的光去问问上帝  而你手持圣经 古兰经 金刚经 格萨尔王  一副神样  因为路途遥远  你的手可能会被十颗  灼热的太阳烤伤  因为你大脑想着  回来还要在一微度的灯下  补上有关女人的情节  这个世界是否可爱  而你经历的当前世界  正阳萎或性冷淡  有时你的思考会出现大面积不悦  会失理性的拿起枪杆  到大海或森林里枪杀一些事件  但这个世界  真的该发生什么了?  其实你并不知觉  因为宇宙和上帝 盘古 炎帝 黄帝  正生活在充满  忧患的宫里  思考如何重整这个世界  而宫外聚集的寒冷  被九颗死去的太阳  冷面地拽住衣角不放  它的体温已零下五百万度  后羿不在了  后羿做了宇宙的小女婿  过上了甜蜜  而安逸的日子  126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二  太阳的黑子们  穿越天外的飞蝶  不是UFO  却是一句星外的话  你不死心非要看看结果  蚂蚁到底能不能成佛  其实在银河外的某星国  正组织召开  一个宇宙全民代表大会  代表们带着各自的心事  把整个宇宙  与宇宙的合作  提到了一个极高极高的向度  今天不会下雨  风逗留在有幸活着的森林里  与高窕的蘑菇谈着家务  或谈着谁家的姑娘  出落成美人坯子  正寻思着嫁给  那个知冷知热的星体  你看那个小伙儿  多么热爱劳动热爱集体  从不脱离群众脱离组织  但是你把宇宙变化的篮提来了  鱼不敢登岸 燕子不敢筑窝  你与当前和平共处的形势不符  让你写份检查或蹲几年天牢  是否能改变你的坏习气  斑马姑娘不认识你  而大海姑姑也走了  我什么也不要  你说:你什么也不要  我们愣了一下午  而蚂蚁要什么呢?  你去敲门  127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三  人类向蚂蚁宣过誓  今后绝不再伤害它们  那时天空亮着一千万瓦的寂静  包括同时入睡的灯管 门环  和关在门外的尘埃  以及所有暗下来的事物  其实你早该这样  你向上帝游说时  石头与岁月们正生着柔软的孩子  蚂蚁煮着菜叶的变化  几个不名身份的人类像是在议论什么  悄悄在宇宙的耳边  点燃了很神秘的灯火  尘埃擦过舌尖的时候  你就认定是颗流星  而雨水和着风声  从耳边辛劳了一生  这是多么值得可喜可贺的一生  所有的生物  都撩开帘子 打开窗子  如痴如醉地享受这难得的机遇  因为昨天人类刚把一只蚂蚁踩死  大地为它举行了葬礼  好像是大雨前夕  给我通风报信的那只  为此我眼睛的屋顶  沉重地漏了几天雨  谁可饶恕?谁能饶恕?  只能求助上帝  128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四  你晾上白云和苦菜  蚂蚁在你瘦弱的荫处  和断断续续的枝上一同敲鼓  你不再为一个  没有意义的事件流泪  其实只有陨落的羽毛  懂我流泪的模样  现在你什么也没有  包括你的过去与将来  火柴为你准备的墓坑已经点燃  但没有超视觉的人类  视频已暗  可动物们一个叫牛的  一个叫熊的人物  它们等待苍茫的子宫  如何把真相 从容地降生  这是一个无底的献身  一个无结果的案例  那些可供你生活的事物  看看太阳依然明亮  依然给你提供辉煌  心平静了许多  因为它曾照耀过白垩纪 恐龙纪  也曾照耀过博尔赫斯  里尔克 白居易 苏轼  现在它照耀着谁呢?  而又去明亮谁呢?  我最终要走进它  而它最终要走向哪里?  其实从来就没有“有”  也没有“无”  那是一个什么层次  纸钱 金币 红豆 空间  一同踏上无期  而最终谁会陪你  因为它们本来就是无  必将再回到无中  灵魂是另一个世界的事物  上帝承认这些  在你没出世之前  已做了安排  129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五  流水的声音走到尽头  它是为鱼送行  执行一项送温暖活动  那个骑花岗岩的人  他们手里没有缰绳  一只马的蹄子  踏碎了蚂蚁的家务  什么也没说 外面在下雨  劳动的人们 鸟 细菌和尘埃  都干着各自的事业  都为民力争多做些贡献  但你在它们之间名声参半  确实有一个人类之恶的头衔  但还有一个人类之善的雅号  你说它们多么可怜  而它们觉得你更可笑  你为了那张糊口的嘴  而它们也为了栖身  其实我们是在一个  刮着大风的夜晚一同上路的  你敲敲门没有回音  只有一些无所事事的细菌打着嗑睡  而你想当它们的头  却又把它们推出门外  你想谁还会投你的票  你不把民生 你不把物种  你不把生态 你不把环境  放在心上 注定要失败  蚂蚁愤怒地说:“狗屁”  你算什么东西  难道这世界就是你的了  其实这世界  就是让你们搞得物无安日  乌烟瘴气  而且还害死和灭绝了  那么多无辜的动物  该离职了  人类你看好吗?  细菌说  130 地球提醒人类悠着点之六  它向天做祭  仅仅是朵花里掩藏的杀机  猎枪 导弹  随时可能把蚂蚁 树木  天空的手臂炸死  好像你还不在乎  你曾站在一只星星的门口说:  你少了些智慧  但陨落的叶子说:  你少了些仁慈  而大海却说:  罪过 罪过  阿弥陀佛  你看天空少了一半  大地失了一角  而你的植被全部剃光  只剩下突山 丘岭  和绝育的荒坡  蛐蛐不叫 昆虫走了  梅花鹿却打着狮子的屁股  它说:鹰神  从熊的房间里  找到了人类可能的罪证  你看他们丢弃的家伙和枪械  它们的主人走了  凶相仍不减  许多动物不敢靠前  就唱了首歌  却引来了八哥 蝈蝈  和野猪的配合  地球说:该顺应吾心  该听从物种们的呼声了  也到紧急召开地球  村民大会的时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