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审判
  宇宙在一个立冬后的深夜  我听到了隆隆地雷声  它那么熟悉而又那么陌生  131  公元2008年3月23日  世界气象日  宇宙第三次开庭了  宇宙的惊堂木敲响了  天空一派肃穆  只有酸雨的泪水  向大地无声地顷泣  田野睁不开眼睛  人类坐在受难的树木旁  它的枝——  枯干落叶的忧愁  使我的心在宇宙面前  惊心动魄地颤抖  因为人类的文明  始于此 也毁于此  在诸多人类  还没认清之前  已给我们暗示了结果  因为他反物质的罪值  隐没在无限的太虚里  他灭杀动物的数值  凶险地刻在他的目光里  当你有一天  大梦初醒的时候  已经晚矣  132  宇宙许多树木  在我的怀里已经消失  在灵魂的上方  一万片茅草的殿堂  被呼啸的沙风啃光  我的轮子为了赶路  碾死一万只蚂蚁  当它的血山洪一样喷薄  灯芯草映红了  金色的鸟窝  我不知道此刻它想着什么  但我清楚 它很饥饿  野鸡没有了  雀鸭没有了  只有它们的一两片鸡翎  给午夜的山风  小心翼翼地打更  133  今夜我躺在  金龟子的尸旁  用活着的生命  感受寂灭 临摹死亡  我忘记了风  连天上的星星  也遗忘了黎明  蚂蚁在高耸的胸膛  轻手轻脚地爬来爬去  淑女的蝴蝶们浑身冰凉  道路上来来往往的生灵  不顾临摹的回声  但我仿佛听出  它四射的光芒  把死亡的飞翔  赶出了夜莺  黑色的翅膀  134  宇宙 你把我推进了  污浊的大海  它肮脏的宫殿  是谁一手谋划?  一手兴建?  院里堆着次生的甲基汞  墙壁上贴满了腐臭的罂粟  巨大的岸  死亡的集中营  收容了琵琶螺 蜘蛛螺  竖琴螺 唐冠螺  以及海鸥 鹭鸶的尸骸  宇宙啊 我要活  让我回到生前  温暖的鸟窝  让我找到生前  最清澈的景色  我请求鲸鱼  把我的希望与想法  接通你微缆的脑波  向大海直接广播  人类的罪恶  135  宇宙 我看见了流星  你说是天女散花  它们要到地球上做客  它们骑着三千只天鹅  带着美酒和鲜花  带着无数  天女初情的风发  它们首先来到  曾下凡过的树梢  却什么也没看到  只有巨大的悲鸣  诉说那段惨烈的传说  它们一起又来到了  曾下凡过的湖泊  怎么呼喊也不见当年  英姿勃发的海螺  天女失落了  只好心寒地又回到了  她的天国  136  宇宙 把我的苦心  雨水地洒在你至尊的金身  把我眼含的荆棘  深深地植入你的岩石  我的罪承受不了  我的过也难以承载  如一座碾着我的山峦  把我的心沉重地伤害  我的脖子  被一条无形的铁链  紧紧地勒索  我喘不过气来  心灵憋紫了 灵魂挤出了壳  当我点燃最后一炷香  又虔诚地拜了神  就连夜出走  无名的客人  要来就赶快来吧  现在还不晚  虽然死亡已离我不远  但太阳——  让我高出了生命的  ——极限  137  大雁你吱吱扭扭  驮着五色的玉石来吧  它肩负着使命  春天在它萌芽的屋里  养尊处优  那棵仙草  请你热心地照耀  不能让风轻易把它吹着  也不能让愣头愣脑的寒气  随便将它侵袭  在它的腰处  别着一件宇皇的意识  它有无限的能量  更有无比的智商  大雁来的时候  舀上两瓢青海湖的波涛  因为那么多素面的麦苗  还很饥渴  如果距离浩远  就让九千只天鹅  站在黄河的壶口  手持三千朵玫瑰  列队迎侯  138  穿着黄袍的窦娘  它蓝色的乳房  以雌艳的美  把黑瓷的屋  玉石地照亮  我看见它袒露的光  垂在水面的中央  而两只初恋的水鸟  相识在滩涂的广场  你一回头 却看见了  一只翅尾的远方  正深情地把你打量  美丽的窦娘  模仿了飞翔  却青梅竹马了  一个威风凛凛的狮王  窦娘裸露玉足  穿上花衣裳  被烛光诱进了  飞满月亮和星星  贴着喜字的新房  139  美神说:宇宙有一天清晨  生活在峡谷里的山毛榉  对我说 人类有一天  死得比我还惨  那时地球上只留下一片  沉重的孤单  女娲没有回天之力  上帝无计可施  炎帝和黄帝只是叹息  人类一定会孤独地死去  因为秃鹫 鬣狗 乌鸦  这些食腐的动物  已不能为你服务  它将变成另一种物质  另一种不可思议的面容  在你不知的领域立命于世  月球被荒芜占据  地球被漠风统领  意识没有着落  灵魂无处安身  在空心的宇宙  只有极限的寒冷  和极度的冷清  踏着黑色的路径  四处飘零  140  孩子在公元2009  立冬后的一个深夜  我听见了隆隆的雷声  它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因为在隆冬时节  我从未听到过  也从未听说过  母亲说从爷爷的爷爷  也未听到过也没听说过  寒冷感到新奇  冷冬措手不及  我却感到了惊慌与恐惧  时节乱了 天公乱了  不该来的时候它来了  该来的时候它走了  雷公——  你今夜大发雷霆  是冲我来的吗?  141  宇宙 我的心  随着你的情绪  老早地不安了  在你何样的关照下  才找回我的尊严  你自信地说  它是被害致死的陆地  已无法分娩勃勃生机  你怎么面对 给地球  犯下的深重错误  又怎能供出你罪恶的数值  但我深知有一天  宇宙刑侦会把我押进  宇宙的天牢  让全宇宙对我进行  万恶的声讨  美神来时  白鳍豚的尸体还在咆哮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巨大的恐惧  瞬间席卷了  我不安的情绪  142  宇宙 怎样才能找回  我的寂静与宁安  怎样才能顺利地与你赴约  找到那段美好的岁月  你所指的道路  浮着一片小小的天  但我无法考核和计算  它有多烂漫  总之它走进了  我内心的王国  是我生命无法拒之的贵客  它拉着刚被雨水  沐浴过的绿叶  衔着刚被季风吹过的泥土  从亚马逊雨林走来  但它又将被谁或又将被谁  黑心地挪用呢?  美神来时  我坐在死鸟的宫殿  和泛了白眼的田园  瞬间让我的精神  感到了巨大的不安  和疼痛的峰巅  143  宇宙它开始回报我了  从无形到有形  这漫长的历程  人类经历了多少困境?  人类又做了多少噩梦?  它们趴在你的窗棂  看着你每天睡觉吃饭  甚至它还看到了  你打死的那只黑色鸟鸣  和受伤的那只黎明 你不清楚  也不会知道  因为你肉眼凡胎  还没打开天眼  其实人类早已知觉  就在身边给你脸色看  它们经历的  人类正在重复  它们没有经历的  人类已经上演  144  宇宙人类也苦不堪言  他为自己准备了  相互残杀的豪赌盛宴  宇宙说:人类  你与蚂蚁与狮子  与蜘蛛与狐狸有何区别  为争夺地盘  死去的幽灵  仍深深地蛰伏在人类的灵魂  人类啊  别再孳生人类的恶  他们阉割天空  杀害地球 枪击宇宙  现在那些无辜的天气  和无辜的风仍死不瞑目  我们怎样用境界的思想  和无比深邃的理念  把自私的欲火扑灭  把所有灭杀人类  及物种的武器  从人类极端的灵魂  干干净净地销毁  此刻人类是多么的需要  一个高瞻鹜远的人类  一个大悲悯 大视野  大开阔的情怀  统领万物 和谐世界  人类别再打架  动物别再流离失所  植物天天干净地穿上新衣服  天天过年一样按需得到  阳光 空气 雨露  并按劳茁壮地领取  自由 欢心  长势与幸福  145  宇宙说:谁也不许干涉  物种们的生活与宗教  谁也不许干涉  植物的性情与贞操  上帝说了要完全尊重它们  完全尊重它们  就是完全尊重自己  谁也不许出卖生态  谁也不许出卖环境  如果出卖它们  就是出卖自己的良心  自己的灵魂  在宇宙界是一宗很不光彩  很不文明的事情  在动物王国  也会产生巨大的轰动与反应  我能否走进它沟的海域划船  找到火星 找到宇宙  找到物种生存的本质与希望  它们是否路过这段峡谷  赏人间烟火  观世间百态  让香鲸 海象 海狗 江豚  娃娃鱼 金丝猴 大熊猫  非洲野驴 美洲海豹们  在简易的沟里永远定居  让清澈和蓝在朴素的大海里  永远定格  让鸽子 海鸥 水鸟 水鸡  知蜜鸟 猫头鹰 角雕 马鹿  在它们的领空简单地飞翔  让穿山甲 鼹鼠  白狼 豪猪 土狼  在公共的地域  划出专属经济区并包产到户  这是它们清纯欲溢的国度  这是它们至纯至美的王国  我注定走在麦粒上  就像蚂蚁走在地球上  尊重万物  就是尊重自己  因为它是你的天和地  是万有造物的巨大生殖器  146  宇宙说:人类  清本正源  是恒定的法则  是存在的本质  谁也不能打破  谁也不许动摇  人类说:凡有益的就张扬  凡无益的就反对  蚂蚁说:有益或无益  是对人类而言  人类说:比如狮子吃掉角马  虫子吃掉草原  小鸟吃掉虫子  夜鹰吃掉小鸟  ……  达尔文说:谁的主张  上帝说:谁的主义  老子说: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美神说:是自然法则吗?  雅典娜说:是自然规律吗?  宇宙说:人类  不要再狡辩了  你们不但要认识自己  更要看清自己  盲目害了地球  固执毁了自己  因为我让上帝和盘古  制造你们的时侯  装配的智性与灵性  要比它们多千倍万倍  而你们用这些恩赐  竟干了些什么?  147  宇宙 树木  是风的一种形式么?  它浑身的语言  是多么的丰富  有时委婉 有时狂躁  在寂静或动摇时  变幻肢体的不同魔力  此时我用耳朵  已捕捉到了  它发音的根部  那大大或小小的摆渡  让眼睛一遍  又一遍描出  它的强度  148  其实我每天捧着你  像捧着心灵的丰碑  精神的灵牌  我不敢说怎样做  更不能预言怎样活  宇宙是多么的不可琢磨  又是多么的难以理喻  可能它一个小小的动作  或一次小小的发火  就能让我们全部覆没  没人告诉你  大家也不会  提前得到通知  149  人类你应认清形势  暮钟响了一下  就安然睡去  墙壁上爬行的壁虎  摁住夜色的旋律  怕石头里的风  带头儿闹事  井水沿着蛙鸣上升  没有梯子  也没可攀的树木  但知更鸟  站在暮秋的高度  大声喧哗着自然  一个伟大而坚真的道理  却被爆荚的芝麻  大豆 玉米  看作颂念的诗经  神情而饱满地倾听  150  我找不到你的家  只能从冬的窄巷  看到一丝曙光  这是多么的可怕  一个人走在路上  没有蚊子 蚂蚁  树木 青草  甚至连风也不知去向  只有孤独的目光  和单调的心跳  与你搭腔  但它只告诉了星星  这个事情 很纠结  很可怕  151  地球 谁把  苦命的泪水  用春天的呓语  一滴 一滴领出  太阳新生的烛照  宇宙普度的黎民  如何用你的王位  把大地的沉睡  从生机的死亡线上  轻轻拉回  152  美神说:人类  每个物种的链  都不能折断  这是上帝的执意  是物种的命运共同体  当一只小小的蚂蚁  向你讨还它丧失的家园  你有何感想?  有何不安?  蚂蚁王朝  当年是多么的庞大  又是多么的脆弱  就一泡人尿如临大敌海啸  把家园轻易毁掉  现在正路过人类的地界  快进入你的视野  你们是送粮食  衣被 花朵 绘画  音乐 诗歌  人道主义  还是埋设地雷发射导弹  或投放氢弹  或原子弹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