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审判
  宇宙请你用最博大的胸怀  把我的手铐和脚镣启开  上帝请你再给我最后  一次机会吧  93  公元2008年3月22日  世界水日  宇宙第二次开庭了  宇宙法官说:  交待你的罪行吧  人类说:我浅薄的词不足  反省的哲学还不够  宇宙用警示的木拍打着  火花闪耀  雷鸣在窗外威风  但是你抵住的情绪  在河水中无形涨起  船们漫过了岸  鸟们投诉之后  开始小心经营受惊的梦幻  准备孵化毛茸茸的春天  那么宇宙 请你  在某一个世纪的夜晚  用你最博大的胸怀  把我的手铐和脚镣启开吧  因为 有一天  我会猛然醒来  一定会趁着优等的季节  奔赴我的心灵  给地球重新配置和制定  公正合理的生态环境  94  宇宙你的法则  我早已知晓  在人类探索地球文明的时候  我的错是无意的  因为宇宙是矛盾的  也是太虚的  在新的道路没上路之前  你的审判是徒劳的  虽然我深知  你的报复无处不在  但是你门外的一品红  总是常开的  它通向我的心灵  上演了你白日的梦  剧目多么的精彩  又是多么的惊心动魄  而那只山羊  给上帝 盘古做了汇报之后  大风没有了回声  但是我知道  它恐怖的影子  随污神 已深深潜入  我的灵魂  95  宇宙——  在沙神塔克拉玛干沙漠  楼兰是你塑造的吗?  你看这辽阔的沙国  住满了荒凉的君主  它天天指挥着漠风  变换着布阵的沙情  是谁念唱着经声?  是谁吟哼着弥国的小调?  我看见了一尊大佛  它照亮了  三十六座消失的神国  祈福的木鱼  不停地穿梭  面对着忧愤的大漠  独自打坐  96  我又一次被你损毁  房屋 树木 花草  动物 白云 空气  被一声声轰鸣吞噬  泛滥的洪水  贪婪地睡在了少女的怀里  多情地灌满了  我硕大的酒杯  我的酒力不够  也承受不了这天大灾情  宇宙是我得罪你了吗?  如果真的是我  我愿承担因由与罪恶  但我不能  让好好生活的人类 房屋  树木 花草  蚂蚁 蜘蛛  受到任何的牵连  和无辜的伤害  97  宇宙我要求  对我的宽恕  你的石头  在地球上比人还早  但是我们剩下来的  除了大小污神还有谁呢?  你看你主宰了潮流  掌管了生命  宇宙将地球交给你时  是多么的富有  现在把钱花尽了  一切罪债无法偿还  那么就把最后微薄的积蓄  也交给我吧  在你实施它的  裁决之前  98  宇宙 我在月亮底下  回答你的提问  如果我新的意识  还不清晰  还没有留下陨石的灰尘  那么宇宙请指点迷津  如果人类为了生存  是否应该继续生长智慧  那么就到木星 水星  土星 海王星  甚至更遥远的  星外星去吧  他们在无限的存在  寻找有限  他们在有限的存在  寻找无限  那么你就给我  指最后一条路吧  99  我坐在地球  一个高高的山岗  太阳第一个照在了  我贫瘠而昌盛的身上  它把太初的内容  全部告诉了我  把海底的密语  藏在了它的隐处  但是大海啊!  你的心胸 鸟巢的波涛  一刻没停止我的颂歌  因为新春的细叶  在芒香的王国  给万有的宇宙  增添了结果  你量子的篮在山那头  你质子的心在山这边  我刚刚认得  100  宇宙 在有关的一天  你给了我光明的世界  在你伟大的哲学里  却不复存在  你的万有是形而上的  还是形而下的  那个公式从无知到有知  但是你把万有的虚无  递给我时  现实的篮还没编织  未来的花还没开启  你的枝却物理地出现了  转瞬即逝的影子  101  宇宙 你把一个  不完整的世界寄给了我  如果你准许我再喊一嗓  我一定生动地喊出  灵魂的形象  从万里的虚渺  到红移的现实  借太阳之光把单调的画面  贴在地球广袤的殿堂  但是绿色的印仍是太初的  你的竹林刻木的象形  合着我们的家畜和野生  虽然在野外 很难见到  它们的踪影  但是在太空  许多遥远的虫洞  仍是我无法追踪的梦  102  宇宙 我看见  大山里的页岩  有一千棵老寿星模样的古树  用自己的风华与沧桑  苦写了千年  仍在编纂和杜撰  自己悠久的苦难  和青春的诗笺  它们曾有过被洪水  溺爱过的印记  也曾有过被风暴相拥过的历史  古老的苔藓  是它们眼神儿里最鲜活的寂寞  并沿着生的阶梯  找到了红豆生南国的韵律  这是如花似玉的女人  修炼成了女神  她那时右手持着男人的睾丸  左手拎起盛满古树  与雄鹿的精血  如滚滚江河  配育着伟大的世界  当盘古与女娲步步莲花  从木鱼的佛音里走来  石头 开了花  天空 结了果  大地兴旺和发达了  那么多生机勃勃的  男孩和女孩  103  宇宙 这是  刚刚升起的早晨  打鱼的人们  捕捞了一篮篮露水  一条条好客的风声  受太阳的邀请  开始了一天的歌颂  她听见了田野那边的牛叫  她看见了田野  那边一匹公马的风骚  带着麦香和大地的气象  以及无名虫客的影子  她真的看见了  一个橄榄的早晨  那流动的色素  钻进了麦秆金色的小屋  她高喊了一声  神儿出穗了  仙儿就开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