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作家的想象力是有限的,然而生活却能给作家提供无限丰富的内容。作家要是整天关在屋子里闭门造车,最容易自我膨胀,等他回到生活中,这种膨胀就会被戳破,就会遭遇窘境和难堪。  现在有些编剧不会从生活中找素材,要么住在宾馆里胡编乱造,要么见面扎堆,胡吹海聊一通。他们端着可口可乐,穿着拖鞋摇摇晃晃,打哈欠都带着空调味儿,写出来的东西脆弱得像玻璃一样,被 生活的大手轻轻一碰就碎了。这样能写出好故事吗?  方向是个有生活经历的人,他当过工人,做过销售员,后来转战金融行业成了一个操盘手。有生活经历的人身上都藏着故事,就看他是否愿意讲给人听。一个在股市上叱咤风云的人,在异国他乡对着一盏青灯,守着一方寂寞,愿意给大家讲故事听,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就是一个爱讲故事的人。  当年在瓦窝公社陈店大队插队时,我是赫赫有名的故事大王,从 《 三侠五义 》 到 《 基督山伯爵 》,古今中外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周围公社的知青都赶着马车来请我到知青点讲故事。我坐着马车在公社之间“巡回演出”,一开讲便座无虚席,报酬是几捆黄烟。  中国有讲故事的传统, 《 三国演义 》 《 水浒传 》 最初都是说话的话本。唐代诗人李商隐在 《 骄儿 》 一诗写道:“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说明当时的百姓很喜欢听三国故事。  说书人又叫搏君人,目的是为了搏君一笑,他们最喜欢讲述古代传奇故事,百说不厌。历史上最有名的说书人叫柳敬亭,明末清初的史学家、思想家黄宗羲在 《 柳敬亭传 》 一文中写道:“敬亭既在军中久,其豪滑大侠、杀人亡命、流离遇合、破家失国之事,无不身亲见之。且五方土音,乡俗好尚,习见习闻。每发一声,使人闻之,或如刀剑铁骑,飒然浮空;或如风号雨泣,鸟悲兽骇。亡国之恨顿生,檀板之声无色,有非莫生之言可尽者矣。”由此可见,这个柳敬亭有多厉害。他还善于在说书时加入社会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和个人爱憎,“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  当下,不会讲故事、不会写故事的作家或是编剧大有人在。  一个作家或是编剧,到最后拼的就是故事储存量。故事从哪里来?有两个渠道:一是你要做一个有心人,一个有意的倾听者,多听人家讲故事;第二个就是自己去发现故事。  写 《 闯关东 》 在黑龙江搜集素材时,正赶上寒冬,天黑得特别早。我吃完晚饭就随便钻进一户农家,跟这家人坐在炕上,一条大棉被盖着腿,一筐一筐的瓜子和花生端上来,大家在灯下边说故事边嗑瓜子、花生。这可真是平常听不到的,对于一个有心收集素材的人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机会,故事一个接着一个,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鞋找不到了,全让花生壳和瓜子壳给盖上了,想想这一晚上得听到多少故事?  什么是故事呢?  突如其来的事件打破了生活逻辑和情感逻辑,这两个逻辑破碎了以后,剧作家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一堆碎片重新捡起来给它拼贴好,使它变得更耐看、更好看,这是故事的概念。  方向是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孩子,在大杂院里家长里短、鸡零狗碎的故事一定听了不少。尤其是改行做了操盘手,他面对股市的尔虞我诈,一定有很多感慨和触动。金融业是一个神秘的高风险行业,这个地界的逻辑是弱肉强食,操盘手只有苦练操盘功夫,提高实力,才能不被淘汰。  方向将自己的人生故事融入到小说里,融入到夏克明这个人物身上。好故事和好人物是撑起一部好电视剧的两根支柱,虽说电视剧是通过故事来表现的,我还是认为人物为王。小说男主人公夏克明时而自信,时而自卑,始终在矛盾的漩涡里挣扎,他敏感多疑,既追求纯真的爱情,又放荡不羁,是一个都市边缘人,也是一个矛盾复合体。  方向有志于向影视方面发展。我认为,要想做一个编剧,要实现编剧的梦想,必须有抗打击、抗毁灭的能力,学会真功夫!  现在,他远离了北京的喧嚣繁杂,在加拿大渥太华心平气和地写他感同身受的故事。身上藏着故事的人一旦决定写故事,肯定与众不同,很有看头。这个故事是否精彩,我说了不算,要让读者来评判。  高满堂  2015年3月25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