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爸爸也是害虫  今年“十·一”长假,我带儿子乐乐回了一趟乡下老家。  乡下不同于城市,“十·一”期间正是庄稼收获的季节,人们忙于收获,过节的气氛很淡很淡。我和乐乐一进家门,我弟弟就高兴地说:“哥,您很多年没有干农活了,一时也适应不了,您就帮我放羊吧。”  这样,我和乐乐放下背包的同时就当上了羊倌。弟弟共养了三十多只羊,其中还有两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乐乐来到这个世界上才仅仅六年,这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羊,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高兴。他一直想像骑马那样骑到羊的背上。羊们虽然温顺,但是也不想让人在他的脊背上作福扬威,这样,我这帮忙人倒是忙活了一身臭汗,还差点把儿子摔伤,羊们惊得四处乱跑,也没有成功。我想了想,觉得不该再和儿子玩这个危险的游戏了,我出再多的汗也行,弄伤了乐乐可就麻烦了。因此我对儿子说:“乐乐,你忘了爸爸给你讲过的故事了吗,小羊是最温顺最善良的动物,是人们的好朋友,我们应该帮助它们,决不能欺负它们。来,爸爸给你讲故事。”  乐乐立刻偎依到我的怀里。他最喜欢听故事了。说实话,这些年,通过讲故事,我给他灌输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和有用的知识。平时,乐乐一听我讲故事,就不停地问:“狼是好的坏的?”“大象是好的坏的?”“日本鬼子是好的坏的?”“公鸡是好的坏的?”……今天,我想给乐乐讲讲害虫和益虫的故事,正好是在金秋的田野里,身边有的是要讲的素材。  羊们在安静地吃草,我从地上找出一条蚯蚓,我告诉乐乐:蚯蚓是益虫,平时,它们帮农民伯伯疏松土地,并且它们的粪便还是上好的肥料;我又指着一只蹦来蹦去的蚂蚱说,它们是害虫,它们平时吃庄稼的根和茎;我还给他讲了青蛙、蛇、麻雀什么的,总之,我讲累了,也是因为在火车上没有休息好。我对乐乐说:“故事以后接着讲,你好好看着羊,爸爸躺着眯一会,它们如果乱跑,你就叫我。”  我觉得刚迷糊着,弟弟就来推我。我一惊,醒来就问:“乐乐呢?”弟弟微笑着一指旁边,见乐乐正抱着一只小羊羔,一本正经给它讲我曾经给他讲过的“狼和小羊”的故事:“……狼是大害虫,它为了吃小羊,就找理由找借口,它太坏了,是个大坏蛋……以后,你到河边吃草时一定要小心,看看河边有没有大害虫——狡猾的狼,要是有呀,你要快跑,跑得远远的……”  我和弟弟会心地一笑。接着弟弟告诉我,他要抓只羊回家做烩全羊,给我们接风。  傍晚,回家的路上,我们远远就闻到了烩全羊的香味。乐乐问我是什么这样得香,我没有立即实话告诉他,我说,你叔叔呀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多好吃的。乐乐高兴地一蹦三尺高,高兴地对走在他身边的小羊羔说:“小羊羔,今晚上我们一起吃好东西。好东西就让好人吃。”  我们进了家门,院子里已经摆好了桌子,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烩全羊摆在桌子中央。乐乐没有马上扑到桌子旁,而是闹着要抱小羊羔一起吃饭,我只好给他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小羊羔要吃的是妈妈的奶,你听话……”这时,我弟弟撕下一块很大的羊腿肉送到乐乐的眼前:“乐乐,你闻闻,多么香的羊腿肉,来,来,尝一块。”  乐乐一怔,他扑闪着大眼睛问:“叔叔,你把刚才抓的那只小羊杀死了?”  “当然,要不你怎会吃到这么香的羊肉?”我弟弟说。然后递给我一块羊腿肉,“哥,你也尝尝。来,乐乐,快吃呀。”  我把羊腿肉放到嘴里大嚼:“是很香,乐乐,叔叔给你,快谢谢叔叔呀。”  乐乐惊讶地看着我和弟弟大嚼羊肉的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我们全家人都慌了,一齐问:“乐乐,怎么了?”  “爸爸,爸爸也是害、害虫!”乐乐一边大哭,一边喊。  “爸爸怎会是害虫?”我吃惊地问。  “小羊也没有咬你,也没有踢你,你们凭什么要杀死它?”乐乐抽泣着,愤愤地说,“爸爸说,大灰狼是大坏蛋,是害虫,它馋小羊肉时,就想些坏主意……爸爸馋小羊肉了,也想了坏主意,他骂大灰狼,他让猎人拿着枪赶跑了凶残的大害虫,是为了不让它吃小羊,我知道了,爸爸不让大灰狼吃小羊,是想留下他自己来吃……他是个,他是个大、大、大个的害虫!”  天啊,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儿子?以后,我该怎样和他相处?  儿子要有大出息  现在,我乐的两个巴掌都拍不到一块了:知道吗?我儿子要有大出息了。  不过,如果让我想一想,也真挺后怕的。前天,有警察把两个抢银行的强盗追进了一个小胡同,两个强盗正急得要出现跳墙状时,恰好我儿子骑着新自行车向这边来。两个强盗也是混蛋,他们竟然把我儿子的新自行车当成了救命稻草。所以,他们张牙舞爪地扑上去,我儿子一时心惊,一家伙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于是,两个强盗夺过抢到手的自行车就要远走高飞,也是他们心急忽视了一个情况,这辆自行车可是近年来是我家添置的最贵的奢侈品,当时购置时,我曾经点着儿子的鼻尖叫:“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以后你敢把这辆自行车给弄丢了,留给你的光明大道可就剩下了两条:要么走着去上学,要么你就不要再去上学了。”我可不是吓唬他,自从他妈得癌症死后,我一阵当妈一阵当爸,连再找个老婆的心思都不敢有,在工地上舍着力气扛水泥,挣下的两个钱才刚够给他交学费的,他的自行车如果再任由小偷们偷来偷去,我活着可就没有一点希望了。俗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况且,我儿子还是个十四岁的半大小子。见强盗要抢刚买的自行车逃窜,我儿子一个饿狼扑食抓住了那条蹬自行车的大腿。强盗到底是强盗,他们没有人性,他们为了顺利地抢到一辆自行车,竟然抽出了尖刀。不过,这两个混蛋哪里知道,我儿子在舍命不舍财方面可是最像我,面对尖刀我儿子岿然不动,为警察们的到来,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当然,在强盗被抓住后,我儿子也倒在血泊中。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医院检查,我儿子仅仅受了一点皮肉之伤,更令人高兴得时,为此,我儿子被市里推荐为“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市里的领导还亲自接见了他以及陪床的我,并向我们承诺:我儿子此次的住院费用不但全部报销,而且,还要奖励我儿子二万元钱,同时,全市还要开展向他学习的号召。最关键的是,为使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市里要尽快组织报告演讲团,让我儿子缠着绷带去礼堂全方位地演讲先进事迹和其成才经过。  市里的领导表态后,我儿子被安排进了特护室进行治疗,有专门人员陪床护理,我则被请进了儿子的学校,和老师们一起共同给市里安排来的写作班子讲儿子生活及学习中的点点滴滴。  写作班子是两个人,一个是宣传部的宣传科长,另一个是本市挺出名的作家。实事求是地说,两人的水平就是高,我刚讲了三句话,作家就努着嘴朝我很不满意地摆手,我赶紧停下来,老老实实谛听吩咐。作家很严肃地问我:“你愿意让你的儿子出名吗?”  我被作家的这句话问的莫名其妙,真还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这时,我儿子的老师连忙屁颠颠地说:“出名好呀,出了名,你家的日子可就好过了,你再也不用愁儿子的学费了,并且,考大学也可以……”旁边的宣传科长被老师的这句话给气乐了,他点着老师的脑袋用鼻子哼气:“他儿子如果真出名了,恐怕你再见面的机会也就不多了。也许呀,因为你培养了这样优秀的学生,也会升任校长呢。”  我一听儿子出名了连老师也会跟着沾光,连忙鸡叨米一般点头。作家不再理我,沙沙沙地在纸上飞快地写字,过了一会,他招手把宣传科长唤过去,科长探着头仔细地看着那张纸,然后很佩服地点头,最后一拍大腿:“高,实在是高,这演讲稿子真鼓捣出来,一个英雄明星就诞生了。”我一听儿子不但能变成英雄,而且还能成为明星,连忙也往作家的跟前凑,科长看我靠过来,就使劲地拍我的肩头:“愿意为你儿子的成功,付出代价吗?”人家是让咱儿子成功和出名,不要说是付出代价,让我抛头颅洒热血咱都甘心情愿!作家和科长等我表明了态度后,就开始按部就班地写作了。  以后,我儿子头上缠着绷带,在市里的大礼堂里声情并茂地读着作家和科长写作的演讲稿,果然就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许多人哭得一塌糊涂并咬牙切齿。我为儿子的成功高兴,但是,我却从此后说什么也不敢再承认我就是英雄的父亲。我怕呀,我怕愤怒的群众打我个万紫千红。为此,我去找作家和科长,他们没有好气地对我说:“策划,策划你懂吗?不这样策划,你儿子的演讲那个人会愿意听?没有人听,没有人感动,没有人觉得惊奇,没有人感到刺激,你儿子怎样成名?”再以后,儿子的演讲稿登上了报纸,儿子的形象也上了电视,儿子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人,再再以后,儿子开始根据作家和科长的“策划”编写自传,据说有三家出版社在挣着出版,有一家出版社甚至还提前支付了儿子十万元钱——是这本自传一半的稿费。据作家和科长推测,儿子的这本自传出版后,肯定会拍成一部获奖的电影。当然,我也推测了一下,我估计,儿子的这本自传出版后,我死定了,不是让人打死,就是自己羞死,也保不定会让已经变成利鬼的祖先们给勾了魂去。思前想后,我下手了,我把作家和科长的“策划”从儿子的写字台上偷走了。看着这个“策划”,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儿子的父亲怎么会是这个德行呢?  “策划”中涉及儿子父亲的共分这样几部分:  其一,每当儿子做错了事,父亲在毒打他以后,都要把他关进厕所,有一次,有三天让儿子待在厕所里,不给儿子吃一口饭,儿子闻着大便都觉不出臭了……  其二,父亲是个酒鬼,每次喝酒醉后都要大耍酒风,有一个冬天的夜晚,他喝醉酒后,竟然把一盆凉水泼在了儿子的被窝里,而儿子那时刚刚写完作业要躺下休息……  其三,父亲对母亲大耍淫威,隔三岔五就会把母亲打个遍体鳞伤,为了不让儿子听到母亲声嘶力竭的哭叫,父亲就把毯子、褥子、被子等等一齐盖到儿子头上,那次,儿子差一点憋死,而母亲却自杀了……  ……儿子就是在这样窒息人生的环境中苦苦挣扎最后终于茁壮成才的,儿子每当遇到这形形色色的苦难,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有这样一个父亲,我不努力,我不奋争,我的人生就会变成像父亲一样的垃圾。  老天呀,这肯定是我上一辈子得罪了那个作家和科长,否则他们怎么能够这样恶毒地帮助我儿子成名呢?  我正欲想把这几张恨我死晚的“策划”撕毁掉,恰好我儿子从门外赶来,他看见我手里的纸,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子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他“扑通”一声跪在我的跟前:“爸爸,我对不起你,我,我……”  我还没有醒悟过来,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的闪光灯在刺眼地亮:坏了,记者在拍照!我敢肯定,我“逼迫”儿子哭泣下跪的照片,明天肯定会栩栩如生地在各大报纸上闪亮登场。  农民的儿子  我有一个继父,我六岁那年,我和娘到了他家。我承认我的命非常苦,在我十岁的时候,娘病重离世,后来,继父就一直和我过。也许是为了我,继父再也没有娶老婆。  继父对我非常好,我发自内心的说,恐怕亲爹活着,我也不会得到那样的好生活,有一个明证就是,我是我们那个小穷村的第一个大学生。许多年以后,我大学毕业了,分配到了理想中的单位,还有幸娶了一位漂亮的城里姑娘。我为了报答继父,想接他来城里享福,可继父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乡下,他总是对我说:我喜欢乡下,这里有新鲜的粮食。  活该老天成全我的孝心,医生在继父他老人家的肾脏里发现了一粒花生大的结石,乡下的医院觉得棘手,我就赶紧把他接进城里。继父肚子里的结石对城市的医院来说是小菜一碟,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治好病的同时,我会彻底得罪了他。  那天,为了庆祝继父痊愈,中午,妻子烧了好多菜,还买了二斤冷冻水饺煮了吃。因为天热,吃剩的水饺忘记放到冰箱里,做晚饭时,妻子用鼻子一嗅,发现稍微有点异样,她就一股脑儿全部倒进垃圾桶里,不料正好被继父看见,他立刻急了:“你、你这是干什么?”说着,一大步冲到垃圾桶边,迅速从桶里拣出已经粘上赃物的水饺,又急急地放到自己的饭碗里。妻子在旁边说:“馊了,爸爸,不能吃了。”  “谁说不能吃?”继父白了妻子一眼,用嘴吹吹饺子上的赃物,就一个一个地往嘴里填。妻子惊得张大了嘴:“爸爸,脏呀——”  继父一边艰难地咀嚼,一边孩子般地笑着说:“不脏,好吃。”  那时,我正在客厅里和几个文友聊天,妻子的尖叫声惊动了我们,当我们赶到厨房时,继父正把那几个脏水饺吃得津津有味。为了继父的身体,更为了在文友跟前保住我们爷们的面子,我一把夺过继父手里的饭碗:“爸爸,你不知道脏呀?快把嘴里的吐了!”  “怎么就脏了?我吃着挺好吃的,你们不爱吃我吃,别浪费呀!”继父把嚼好的一大口饺子使劲咽了下去,又来夺我手里的饭碗。  “干什么你?”我一手推着继父的身体,一手把碗里的脏饺子全倒进了垃圾桶里。  “你……”继父脸上的笑凝住了,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什么你,又没有饿着你,真是!”我拎起装着饺子的垃圾桶出了门。  到第二天清晨,我才知道闯祸了:继父不见了!我,我的朋友,还有公安局的同志们,为了帮我找到继父,我们整整二天二夜没有睡好觉、吃好饭。第三天早晨,我接到一封电报:“父病危,望归。”  天哪,接到这封电报,我的腿直哆嗦:爸爸呀,您可是好大的气性呀,儿子千差万错,您骂也好,打也罢,可不能上火呀!我赶回老家时已是中午了,只见继父光着黝黑的脊背坐在无遮无阴的天井里,任太阳暴晒,他的旁边是四个肮脏的农药瓶子。我惊呆了,继父他……继父的样子让我说不出话来,我张着大嘴直喘粗气。  “我在等你。来,你坐。”继父指指我带的大旅行包,他的意思是让我坐到包上,然后他又说,“我养了你二十三年,你也算是救了我一条老命,咱俩两顶了吧,从今往后谁也不欠谁。”“爸爸,您有话,咱进屋说不行?”我擦着汗说。我想:不管是出了啥事,只要他老人家身体健康,那就是最大的幸事。我知道,继父是因为饺子的事把我招回家的。我是农民的儿子,农民对粮食的珍惜之情我是理解的,我愿意甚至是盼望继父批评我或者骂我打我。“爸爸,您是我的亲爸爸,您的恩情我几世几代也还不完。爸爸,今天我回来了……您就原谅我一次吧?”我说着,眼泪扑簌簌地滚了下来。  继父好久没有说话,最后才叹了一口气,说:“嘿,我也知道,当时你是为了我的身体,也是好心……好了,你别孩子气了。既然回来了,就帮我干点活吧。趁着中午的时间,咱爷俩到苞米地把这些药喷上。”继父慈祥地笑着,“我真的老了,不行了,背不动喷雾器了……地里的害虫可海了,再不喷药,今年就没啥收成了。”  “爸爸,咱中午去喷药?你不想让咱爷俩活命了?”我知道,在炎热的三伏天,中午去地里喷药是很容易出事的,所以急着阻拦。  “就你的命贵?你知道什么,只有中午,害虫才最容易药死。你爸我就是这样喷了一辈子农药,你不想替我干就算了,你回你的城吧。”继父说着就站起来,气呼呼地收拾农药瓶子。  我不能再说什么,在这时候,我即使死了,也不能让我的不孝使继父的心受到伤害。我只能背起喷雾器,跟随着手拿四个农药瓶子的继父,走进了灼人的阳光,来到我已经久违的田地里。多好的玉米呀,已经长到我的胸口了……  临到往喷雾器加农药时,继父用征求意见的口吻对我说:“四种农药一齐加吧,也省得跑些冤枉路。”我没有言语,我想反正我是你儿子,你看着办吧。  头上是没有遮拦的阳光,背上是超负荷的喷雾器,身下是密不透风的玉米,说实话,这样的劳动我早已不适应了,但是,我只能默默地干,因为我的继父正在用这种形式和我探讨孝顺和忤逆的问题,我不能一错再错,不能再让他老人家生气。我仅仅喷了一行,就真的受不了啦,我浑身全是汗,背上被喷雾器压得火辣辣的疼,最关键的是,我背上的那只老化了得喷雾器,一直在漏药水,我的身上一刻不停地流淌着四种剧毒的农药溶液,它们侵蚀着我的肌肤,随时都可以结束我的生命呀!可我的继父竟然这样无情,他难道因为那几个饺子就要剥夺我的生命?想的这些,我觉得天旋地转,口干舌燥,我觉得身上已经没有汗水了,身体里也没有鲜红的血了,我身上除了毒药还是毒药。我突然渴望起死亡,我想给继父一个无法挽回的懊悔,把他给我的这个无情的报复再还给他……我偷偷看一眼站在地头的继父,见他正对着一棵玉米淋漓尽致地撒尿,嘴里还豪迈地唱着:  干,干,干,咳,  我们要大干!  干死那虫子,  我们好吃饭……  我几乎绝望了,一狠心,便把喷雾器的喷头举到了自己的脸上……  我当然没有因为这个举动死去,最后还是回到了我居住的城市,回到了我妻子的身边。当我垂头丧气地坐到饭桌钱、毫无食欲地举筷子时,妻子递给我一张纸。  “什么?”  妻子说:“你爸爸拍给你的电报,比你早到四个小时。”  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什、什么事?他……”  “你咋了?”妻子不解地问,然后给我念电报:“我儿,四瓶农药全是助壮素……哎,你爸爸给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像被抽了筋骨一样瘫倒下来,我似乎看到继父正在瞧不起似的向我眨着眼睛。我望了妻子一眼,答道:“爸爸讲,粮食就是生命。”  马大懒买官  马大懒这几年想当官想得眼蓝。当官多好呀,要嘛有嘛,吃嘛嘛香,最关键的是可以不干活还能指手画脚,而别人还得老老实实地听。所以他象个病人乱投医一样,逮谁让谁介绍经验。有算命打卦的让他移床改门,他就让人把正正当当的大门堵死,把窗户刨成了门,又把卧室改成厨房,把厨房改成会客厅,目的就是为了让床待在个好方向。幸亏没人对他祖宗的坟头提出异议,否则他真就有可能掘墓挖坟,搓爷爷骨扬奶奶灰。有人告诉他,想当官你光干这些不行,这年头,事在人为,你得多和当大官的笼络感情,时不时地要送礼品送钱才行。马大懒想想真还这样一回事,没人行贿那来的贪官,贪官都是些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家伙,他们吃我的用我的肯定帮我办事。  以后,马大懒才知道自己的命有多苦,他竟然没有遇到一个贪官,也就是说他拎的礼品没人要,包钱的红包没人接,他所接触的官员一个比一个清正廉洁、一个比一个道貌岸然。其实,他马大懒不知道,现在他也算是懒出大名的人了,人人都知道逢懒必穷。先不说他这样穷的人会有什么好礼品,会尿里撇油地积攥出多少钱,能让贪官们喜欢,仅是一旦让他这样的人当了官,谁让他当官可是谁有可能倒霉。他这样穷,当官必定是雁过拔毛的贪官,用不多久就得让人抓出来,以后一审一问,就得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就是说谁提拔他谁以后跟着进监狱。  这天,马大懒正躺在床上想主意,儿子马喜闲放学回家了,一手叉腰一手拉他的胳膊:“爸爸,快起来,给我做饭!”  “去去,先自己找点吃的去,等爸爸当官了,雇个保姆专门给你做饭。”马大懒一转身子,脸朝里了。  “爸爸,你不是说咱家谁当官了,其他人都要无条件服从吗?告诉你,今天老师任命我做了班干部。”  “啥?你当了班干部?”马大懒一个鲤鱼打滚站起来,惊喜地问,“你,你当了什么官。”  “劳动委员。”儿子趾高气扬地说。  “啊呀呀,我的宝贝儿子呀,爸爸奋斗了大半辈子都没戏,你才多大就超过了我。看来老子是不如你呀,看来还是我儿子你有官运呀……你这劳动委员在社会上就相当于劳动局局长。行了行了,只要儿子你有官运,爸爸今后就是砸锅卖铁也供给你,以后我就先疏通关系,让你当班长,也就相当于社会上的市长……”马大懒激动的两只眼睛发亮。  “爸爸,你赶紧下床给我做饭!”马喜闲板着脸命令道。  “好好。”马大懒听话地下了床。他心里美滋滋地想:还别说,我儿子真还有当官的气质和派头。想到这,他对儿子讨好地说:“儿子呀,以后真当了市长,可别忘了我是你的爸爸呀,说什么也安排爸爸当个一官半职的,怎样?”  “好,好。我知道了。”儿子他答应了。把个马大懒高兴地手舞足蹈。  整个下午,马大懒都在高兴地盘算,他想,现在把投资的方向转向儿子也不算晚,儿子现在上的是四年级,马上就是五年、六年级,现在是劳动局长,自己马上到他班主任那里活动活动,以后当班长(相当于市长)是可能的,再以后,入团入党,分配好工作,再当科长、局长、市长……天啊,闹好了,当省委书记、中央部长都是有可能的,那么,以后,我想当……  晚上,马大懒装上别人退回来的红包,鬼鬼祟祟地摸进了儿子马喜闲的班主任家。  班主任看着马大懒递上来的红包:“你想让你儿子当班长?可惜,他连劳动委员干的都不称职,今下午我已经宣布不让他干了。”  好像一盆凉水浇头,马大懒凉了心:“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好老师呀,你可千万不要撤他劳动局长的职,你说需要什么,抛头颅洒热血我也办到……可怜可怜我家吧,这么多年来,我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当官的呀……”马大懒说着说着泪都流出来了。  看着马大懒的样子,班主任又好气又好笑:“你说你的儿子怎么会这样懒?本来考虑到他太懒,我让他当劳动委员,想他也许会以身作则,改变懒惰的坏毛病,不想他当了这劳动委员后,更懒惰了,不但自己值日的卫生强迫别的同学打扫,并且钢笔水让别人替他吸,铅笔让别人替他削……他这才当了个劳动委员,如果我让他当了班长,他不得连学习也让别人代学呀……”  马大懒傻眼了,他家的懒惰可是祖传,他再怎么想当官也不能让儿子忘本呀。  网毒症患者  凌晨4点,助手跑进我的实验室惊恐失措地报告:有人送来了一具尸体。我一惊,从电脑上探出脑袋:“是,是我们曾经诊治过的吗?”“不是。”助手说完,见我满脸的不悦,又说,“是咱市柳市长的宝贝儿子,他恳请您马上去。”  柳市长是实权人物,我当然要马上去。  我的办公室里已经涌满了人,我穿着白大褂严肃地走进去。这时,一个白胖子焦急地迎上来,我认出来了,正是柳市长。我皱皱眉头,不客气地说:“闲人先出去!”我的话音刚落,有人就听话地往外走,但也有人犹犹豫豫地徘徊,要走又不愿意走。“请问林教授,留,留几个人?”柳市长擦着胖脸上的汗问。“一个。哦,两个吧。”我的规矩是办公室里只留一个家属,可是,对方是柳市长,我也只能破例了。  我的办公室里安静下来。我翻翻死者的眼皮,问:“怎么回事?”  “柳超太爱电脑了,每时每刻都在互联网上。嘿,柳市长也是为他好呀,要控制他的上网时间。”柳市长的秘书说,“可是管不了呀,愁的没法,想给他断粮,可是,这柳超照样有精力上网,后来,后来,柳市长就把他关在小屋子里,还砸毁了他的电脑。起初,柳超坐在电脑桌前一动不动,后来……突然就没有呼吸了。”  哦,又一个网毒症患者。对于这样的患者就像对待重度吸毒品者,强硬地戒除是会损坏患者的身体的。  “放心吧,他还没有脑死亡,是能够保全生命的。”在助手对尸体进行设备检测后,我郑重地告诉柳市长。同时,告诉他,可以先到休息室去等待,我要运柳超去我的实验室,在那里,我要帮助柳超戒除网毒。  我让助手把柳超的身体固定在椅子上,把他那两只僵硬的手放在桌子上的电脑键盘上,把他的两只脚上绑上了高压线。然后,我低声地吼:“三、二、一、开始!”  随着我的口令,助手按下了高压电纽。“啊——啊,啊呀……”第一声是柳超地惨叫,第二声就是欢喜地惊叫,以后便是愉快地呻吟了。他活了,与时同时,双手欢快地在键盘上飞舞,电脑的显示屏上立刻闪现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页面。  可以看出,他在网络上,是一个精灵,是一个精力充沛不知疲倦的精灵。  怎样让他自愿自觉地离开电脑,回到人的现实生活中呢?我原来的治疗方案有好多套,我的助手早就理解并可以独立工作了,况且我也该休息一会儿了。临别时,我叮嘱助手:“循序渐进。不要急躁。”助手窝在电脑前忙活着,还不忘朝我坚定地点头。  可是,我刚睡着,愚笨的助手就过来推我的身体。“教授,教授……我,我……他,他……”以后我才知道,我的那几套治疗方案在用过后,柳超更振奋了。也就是俗话说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如果不能马上制服柳超,他将在五个小时后,无药可治。  “美女计用过?”我问助手。我这套方案中的美女都是精心制造的机器人,个个赛过貂蝉和妲己。“用过。但是,柳超的手指在键盘上一点,各色美女应有尽有……”  “金钱计呢?”我冷着脸问。在这套方案里,各国的钱币会围着您转,只要您能离开电脑,那些钱就会塞满你的口袋。“试过。可是,我们的钱币刚一出现,柳超的右手在鼠标上一动,世界各大银行的密码箱就为他打开了,那些珍奇珠宝,那些钱币……哦,足可以买下我们的城市……”从这点上看,柳市长肯定是个大贪官,否则,他那里有那么多的银行密码箱??  “那,那悲愤欲绝绝户计呢?”在这套治疗方案中,患者的亲人会根据方案要求假装死去,哀乐和死亡氛围将笼罩住患者,使患者有亲临现场的感觉。“试过。可是,当我让柳市长和柳市长的爱人遇车祸死后,柳超仅仅是愣怔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死了好,早死早托生……要不以后事情败露了,不但小命保不住,闹不好一切都烟消雾散了。”呵,这还是人吗?我那里还顾得上睡觉?我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让人把柳市长唤过来。  我紧紧盯着柳市长:“你不觉得是你自己害了自己儿子吗?”  “怎,怎么回事?”柳市长的胖脸上冒出了冷汗。这就够了,这些汗就证明他也是人,只有人才有怕惧的。“把你那些钱都……”我还不待说完,市长点头如鸡叨米:“我都捐献慈善事业,捐献给……”我也不等他说完,就大踏步地迈向实验室。  只要是人,我就有办法,因为人,才有七情六欲的。  柳超在我提供的电脑上行侠仗义。我冲他年轻的背影笑了笑,然后坐在我的实验台上,点开了一个美妙的页面。  这时候,柳超面前的显示屏上会出现他英俊的面孔,当然,也就在他冲自己做鬼脸的同时,显示屏里的面孔开始腐烂。当然,在他看自己的双手时,腐烂也由他的手指开始向手腕处腐烂,仅仅一刹间,血肉就开始往键盘里渗,他的双手露出了伶俐的白骨。  “啊!……”柳超一声惊叫,双手迅速地离开了键盘。他细细地看他的手。起初,是白骨烁目,一会儿,这双离开键盘的手就慢慢地长肉,长皮,许久,又恢复地和原来一模一样。柳超不理会了,他把手再次按在键盘上。呀,奇迹再次出现了,手上的肌肉再次腐烂,并逐渐向胳膊和肩头发展。柳超也许想到这是幻觉,他不管不顾地继续点击键盘,可是,肌肉腐烂过后,他的骨指也在折断,折到了手掌,折到了胳膊,折向……他已经可以透过白骨看到“砰砰”跳动的心脏。  “呀呀呀……”柳超狂叫着离开了键盘。我一阵地冷笑:哼哼,你只要是人,你可以对别人不管不顾,但你肯定珍惜自己的身体和生命!  “坏蛋,你弄些什么病毒在折磨我?!我一定要破解,破解……”柳吵咬牙切齿地看着正在逐渐地恢复健康和逐渐腐烂的双手,一次次地向键盘发起进攻。  我不寒而栗。  咕咕的小拉车  老鼠家族的名声很不好。人们都说他们是小偷。  有一个可爱的小老鼠,他的名字叫咕咕。有一天,咕咕到森林里去玩,玩着玩着,他发现路旁有一只大皮鞋。咕咕想:我要是有一只大皮鞋小拉车该有多么好呀,那么,我就可以帮助小动物们做好事了。咕咕是个有志气的小老鼠,他说做就做,他马上把大皮鞋用河水刷干净,找来一段圆圆的木头,用锯子旋了四个圆轮子,又用两根长长的、直直的树枝做车轴,然后他用藤条把大皮鞋绑上去,这样一辆大皮鞋小拉车就做好了。咕咕唱着嘹亮的歌曲,拉着他亲手做的小拉车,高高兴兴地在森林里走来走去。  他正走着,远远看见白兔姐姐正从地里往家里运萝卜,咕咕上前去,有礼貌地说:“白兔姐姐,我有小拉车,让我帮你运萝卜,好吗?”  白兔姐姐知道老鼠的家族有不少的坏蛋,她还担心咕咕骗她呢。但是,当他看到咕咕纯洁的目光时,她又觉得咕咕象一只好老鼠,她想:反正今年我种的萝卜喜获大丰收,也不怕他偷吃个一个二个的,再说,如果他真是小偷,我就告诉黑猫警长。于是,她说:“好呀,咕咕,那就辛苦你了。”  咕咕太高兴了,他愉快地把萝卜装到了大皮鞋小拉车上,然后拉着走。  往白兔姐姐家走的路很崎岖,路上有许多的小石头,咕咕使劲地拉着小拉车,勇往直前,走着走着,一块石头绊住了车轮,咕咕一使劲,小拉车又前进了,但车轮子却掉下来了一只,咕咕也不知道,继续拉着小拉车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上又出现了一个小沟,咕咕一使劲,小拉车又爬过去了,但车轮子却又掉下了一只,咕咕还是不知道,继续拉着小拉车前进。这时候,一只麻雀飞过来,叫着咕咕:“小老鼠,快停下车休息一下吧。白兔的萝卜可甜了,咬一口又解渴又解馋,你先吃一个吧,剩下的萝卜,让我也尝尝。”咕咕抬起头:“不,这是白兔姐姐的萝卜,我答应过她,就一定要完整无缺地帮她运到家,再渴也不会吃!”麻雀气呼呼地说:“傻瓜!傻瓜!”然后,他灰溜溜地飞走了。  咕咕低着头,鼓着劲继续地拉着车。一会,白兔姐姐家到了,咕咕把小拉车上的萝卜全部卸了下来。白兔姐姐一看,咕咕运的大萝卜一个也没有少,高兴地说:“咕咕,谢谢你!这几个萝卜你带回家去吃吧。”咕咕不好意思了,说:“白兔姐姐,不要客气,我有小拉车,一点也不累。”他说着,一看自己的小拉车,“啊呀。”他惊叫起来,原来,他的小拉车上面还剩一个轮子了。他正心疼着他的小拉车,白兔姐姐说:“咕咕,你的小拉车坏了,怎么办呀?”  “没什么,白兔姐姐,我这就去狗熊阿姨的商店去卖几个铁轮子。”咕咕说着,和白兔姐姐告别了。以后,小动物们经常看到咕咕拉着他的铁轮子小拉车帮助动物们运东西。动物们都说:“咕咕是只诚实的小老鼠。”  咕咕的糖果店  狗熊大婶开了个糖果店,上半年卖得非常红火。这事让虎大王知道了,便让森林大学请她去讲课。这可让狗熊大婶为难了:“我走了,谁来照看我的糖果店呀?”这时候,小老鼠咕咕来到狗熊家,一进门,咕咕就笑嘻嘻地说:“大婶,我来帮您照看糖果店吧。”狗熊大婶一看是小老鼠,脸上立刻现出不信任的模样。咕咕的脸红红的,说:“大婶,您放心,我不会偷吃您的糖果的。”旁边的白兔姐姐也证明:“咕咕是只好老鼠,他用小拉车帮我运萝卜,也没有偷吃一个。”白兔姐姐的话,让狗熊大婶放下心来,于是,她把糖果店交给了咕咕,高高兴兴地去森林大学讲课了。  这天夜里,咕咕怎么也睡不好觉,他想:“怎么才能把糖果店的生意做得更好呀?”他想呀想,猛然,他灵机一动:“马上就要过新年了,我如果用糖果做成贺年卡,小动物们说不定该有多么高兴呢。”想着,他不再睡了,找出一口大锅,把狗熊大婶的糖果都放进大锅里,支起柴火,熬起来。一会,糖果慢慢地融化了,咕咕赶紧用勺子舀出来,一勺一勺地浇到一些旧报纸上,做成了一张张糖饼,接着,又用一枝树棍在这些做好的糖饼上写上“新年愉快”“新年快乐”的字,还用颜色在上面画上了一些动物的模样,这样,一张张美丽的贺年卡就制作成功了。忙了一夜的小老鼠咕咕真累呀,但是他很高兴,他觉得自己作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糖果店的门一开,小动物们就涌了进来,他们看到咕咕制作的贺年卡果然很高兴,他们都三张五张抢着买,一会的工夫,贺年卡就都卖完了。咕咕高兴极了,他想:“我要多进一些糖果,做更多更多的贺年卡,给小动物们过新年。”  小动物们把从咕咕那里买到的贺年卡,一张张往亲朋好友家里寄。大猩猩收到小动物们寄来的贺年卡的最多,但是,收到的贺年卡有一些已经开始融化了,看着不是太漂亮,大猩猩怕浪费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揉把揉把当成糖果给吃了。过了一会,他就觉得肚子疼,并且还越疼越厉害,最后只好去了动物医院。  来到动物医院一看,嗬,肚子疼的动物们真多呀。原来都是因为吃了咕咕做的糖果贺年卡。  二天后,咕咕的糖果店被卫生防疫站查封了。咕咕后悔得大哭起来。  咕咕和克隆老鼠  小老鼠咕咕的糖果店被卫生防疫站查封后,咕咕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如果仅有热情和热心肠,而没有知识,也是会把好事办糟的。于是,他让狗熊大婶帮忙,让自己到动物学校上学去了。  刚开始,咕咕可喜欢学习了。每天,他都是第一个到校,上课总是喜欢抢着回答问题,有不会的问题,他不是问老师,就是问学习好的同学。山羊老师曾经很满意地表扬他:“哦,不错,不错。”可是,不久,咕咕对学习就厌烦了,他主要是不喜欢写作业,他想:我都学会了,为什么还要写这么多作业?咳!如果有一个和我长一模一样的小老鼠,代我上学和写作业多好呀。  这一天傍晚放学后,咕咕到一座破房子里玩耍,正在东看西瞅,忽然,他看到一只断了尾巴的老耗子。老耗子问他:“你就是那个喜欢帮助别人的小老鼠咕咕吗?”咕咕点点头,他为自己能有这么高的知名度而高兴。  老耗子说:“我是喜欢帮助别人的老耗子,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来帮助你。”咕咕一听,高兴极了:“我想要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小老鼠,让他代我写作业。”老耗子痛快地答应了,并把他带到旁边的一面大镜子前站好。真是奇怪,一刹,就从镜子里走下了一个和咕咕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老鼠。咕咕欢天喜地地把他带回自己的家。  这个克隆小老鼠真聪明呀,不一会,就把山羊老师布置给咕咕的作业全部写完了。咕咕高兴极了,正要和克隆小老鼠玩游戏,房门开了,是咕咕的妈妈来喊咕咕吃晚饭,当她看到两个咕咕站在自己面前时,她惊得差一点晕过去。克隆小老鼠一看咕咕妈妈做的饭,真香呀,他的口水忍不住流了下来,他的眼珠一转,指着咕咕对咕咕的妈妈说:“妈妈,这位是我们班的同学。”  不知为什么,咕咕想对妈妈解释,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咕咕妈妈一听克隆小老鼠的话,看看咕咕不言不语老老实实地站着,再看看克隆小老鼠,两个咕咕长得真的一样,最后她相信了克隆小老鼠,对咕咕说:“这位小同学,你赶快回家吧,你妈妈一定会等着急的。”说着,他把不会说话的咕咕推出洞口,原来咕咕的思维和说话能力都吸附到克隆小老鼠身上了。  就这样,小老鼠咕咕开始在街上流浪,很快,成了一只很邋遢的老鼠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