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关仁山  史春霞突然寄来两大本已经完成了排版,只待印刷成书的 诗集,她直言要我给这两大本诗集写一个序。给人作序的事情 我近年来做了不少,不过大都是人家委婉地要我先看一看,先提 一提意见。似春霞这般直爽地提出,她大概还是第一个。我讲 这段话的意思是,史春霞是一个非常直率的人。如此直率的性 格,现在少见了,作为一个女性,更为少见了。  认识诗人史春霞是在几年前的一次青年文学创作会上。她 参加了,印象中,她个子不高,很文弱的样子。她在会上没有怎 么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埋头记录着别人的发言。很少抬头,很用 心的样子。之前,曾经读到过她的一些诗歌。再之前,是在那次 全国范围的“非典”疫情中,得知河北有史春霞这样一个诗人, 承担了 一个报告文学作家的责任,她戴着大口罩,深入医院,零 距离釆访了许多医生和护士,釆写了十几万字的素材,这在当时 需要极大的勇气。她写成了五万多字的一篇报告文学,发表在 当年的一本大型文学杂志上,在读者中间有了很大反响。我想 说的是,作为诗人的史春霞是勇敢的。我们可以想一想当时的 那个情景,当我们大家都在躲避着“非典型肺炎”这个可怕的瘟 疫时,史春霞却破门而出,风风火火地穿梭在保定市十几家医院 之间,她的这般勇气,足以使作家们感到骄傲。我还想说的是, 史春霞的破门而出之举,是诗人的勇气,更是一个文学工作者的  使命感在呼唤着她。古往今来,凡在重大的社会事件面前,较之 小说散文戏剧而言,诗歌总是最先出现在前沿状态的。这当然 是与体裁有关,更与诗人这一个职业的敏感有关。可是近些年 来,读者有些失望了,大多的诗人们似乎木怔了一些,在一些重 大的社会事件迎面展开之时,我们似乎听不到诗歌的声音了,看 不到诗人的身影了。这是迟钝吗?我想大概是诗人勇敢的缺 失。是诗人们的使命感的弱化。  史春霞的诗似她的性格一样,也是直率的,是勇敢的。摆在 我面前的这两本即将出版的诗集,汇集了诗人近五年来的精华 之作。怎么说呢,许多诗人感觉到诗歌创作的尴尬之时,史春霞 却一如既往地坚持在诗歌的创作上。她一直牢牢地固若金汤般 的守护着她的诗歌创作园区。仅指一个诗人的创作而言,这也 是一件让人敬佩的事情啊。  读着这两本诗集,扑面而来的是诗人似火的激情。且听:我 的诗是荆棘乂不能插在花瓶里我的诗是血液乂不能倒在酒杯里 ……低头时乂世上不平的路X你在一次次地踩踏乂只是踩踏时咬 紧牙关……活着就是踩在刀尖上乂也要把舞姿修炼得出神入化义 惟妙惟肖广活成一束灯盏广把夜幕点燃乂活成一束迎春的蓓蕾7踏 碎雪窟义把春天举上眼角眉梢广向每一个远旅者报告……。凡此 种种,我听到的是诗人的呐喊。是诗人向生活激情的宣言。我 说这话的意思,是在指并不是所有的诗人都是有这般激情的。 这是一种没有遮蔽的激情,是一种迎头冲撞的激情,是一种正视 生活的激情。不能不看到,我们的诗歌状态正在起着变化,诗人 是什么?诗歌是什么?这一个个质问巳经成为一个个让诗坛尴 尬万分的话题。我们的时代还需要诗人吗?这一质问也曾经引 起阵阵喝彩。于是,在这种质问和质疑之下,诗人的队伍似乎有 些溃不成军了。望风而逃的诗人也并不在少数。而作为诗人的 春霞还固守在实际意义上的诗坛上,她还在挥写着属于她自己 也属于社会生活的诗歌。读着这些叮当作响  的诗句,我心中不时涌动着一种丟失了太久的感动。  这两部诗集现在就摆在我的书案上,两部诗集我都细心地 阅读了两遍,我合上诗集之时,一些诗句仍然呼天抢地般蹦跳出 来,在我的眼前闪动着火光,在我的耳旁发作着轰鸣。我初读 时,总感觉有些诗句是否还需要再锤炼?是否还需要打磨?可 是现在我终于放弃了这个意见,不能改了,不需要改动了。这些 诗句是诗人自己的声音,它们没有矫揉造作,它们没有太多的书 卷气,它们没有被工匠打磨后的那种人工的光滑,它们是诗人从 生活中发出的声响,它们是有质感的,它们是生命的,是鲜活的, 在红尘万丈的今天,这些诗句更像没有经过化肥催生,没有经过 色素浸润过的原生植物。  我们常常被几个常识性的问题困惑,即诗人的诗是不是自 己的声音,诗人的诗是不是大众的声音,诗人的诗是不是生活的 声音,诗人的诗是不是时代的声音,这几个问题常常相互冲撞 着,不由分说地逼迫着我们。当普希金们涅克拉索夫们不再被 当代诗人们提起之时,当李白们杜甫们苏轼们被当代诗坛淡忘 之时,传统还重要不重要?这应该是问题的关键。我也一直被 这个问题困顿着,之前,我曾经读过一位诗人的诗集,我十分难 受地感觉到传统的丢失是一件多么让人尴尬和伤感的事实。而 现在,在春霞的这两部诗集里,我找到自信,找到了一些被诗人 迷失太久的东西,即诗歌的传统。  “我的诗是荆棘,不能插在花瓶里;我的诗是血液,不能倒 在酒杯里。”诗人春霞,我希望你守住诗人的初衷。  [关仁山:当代作家。河北作家协会副主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