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流传千年万载的故事成为不同的模式 从来没有在哪一个历史的岔路口 改变它亘古的主题曲 是常忆常新常说常开的花蕾 是春去春来的每个清晨 浴晨露绽放  有曦光的绚丽有玫瑰的芳菲  有花海的姹紫嫣红有彩蝶的载歌载舞  那份扑朔迷离  是童话般诱人的爱情  它流溢在前生来世  萦绕在你我他的间隙  尽管有人说商品的大潮已经把它  淹死了  总有不死的魂 憧憬梁祝化蝶时的一瞬 向往在河之洲的清新旖旎 坚信:  海枯石烂不是传说 天涯海角不是神话 当歌声一次又一次在生活的小路唱响  我们便化做了那一缕霞霓  轻轻悄悄地涂抹在那片蔚蓝的天穹之上  噢,恍然悟出  童话般的爱情是不死的魂 一次次叩击着我们的生之门  不相信人生过于单调 只放映没有任何曲目的哑剧 不相信相爱已成了远古的一片叶化石 只在谈笑风生中漂泊 千百年来  我是那魂魄的又一个继承者 没有忧怨 没有后悔  在茫然的猜测和执着的追寻里 我坐化成了又一个典型的祝英台 醉倒在假设的梁山伯的胸际 这无言的壮烈  雕塑着童话般爱情窗口的毛玻璃 雕塑成故事,雕塑成传奇  致牛郎织女  相会在七月七那个细雨霏霏的日子  已雕刻在世人的记忆中  喜鹊不辞劳苦来给你们搭建无数次的彩桥  人类也用美丽的传说和故事  来慰藉不能相会的情人  分居在异地的人们  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在脑际  重温一年一度的特写镜头  这是最大的无奈  只得总在背后叨念:  又岂在朝朝暮暮!?  但你们相会时的眼神 分明向世人招出 团聚 是最大的希冀 象旭日在向彩霞传呼 有北国的季节风做证 向南国的微雨丛林倾诉……  无 题  希望梦无休止地做下去 梦里可以把你 看个仔细  如同鉴赏一件极精美的工笔画 等待相逢  如同等待没有彼岸的海  梦也与我为仇 残了  不再继续  于是我只有用叹息 盖筑起一座座气体的楼脊……  摸水,晶莹的水滴 流溢出一首关于你的小诗 望天,湛蓝的天际 写满了一个关于你的 洁白的和平鸽的故事  当双目微闭之时 你竟然在迷糊中跚跚而至 当进入梦乡的一刹 你在我的呓语里成为歌词  不知道,没有你的时光里 我该怎样打发每一个日子 不知道,没有你的岁月里 我该怎样走过那片瑶池  这苦涩的日子,真想呐喊 这艰难的分秒 多愿做下一跨越篱墙的尝试 这美丽的思念 真该附在你高大的背影上  这无休的思量 真该倾诉成乐章啊……  一切都是一张白纸 没有机缘写每一个字 一切都是心灵的轨迹 没有机缘在未来的岁月里 书写成神话传奇  甚至书写成每日一事  心的游移  不是不能捱过四季 不是不能涉及险地 不是不能在大海里畅游 不是不能和你并肩迈出步履 都不是  我是云,可以在你的视野 尽情地长旅  我是月,可以在你的身畔 斟一缕银辉  我是一棵饱受雹霜和陨石袭击的崖上松 不知道该怎样向你叙说 每一个日子和每一个时刻 不知道该怎样向你叙说 每一声哀怨和每一次凝视 不知道该怎样向你叙说 失去的岁月和曾犯过的情错  好在  一次深情的瞥视你就已经 全部读出,全部懂得  一个完整的我 好在  在一起的岁月还很多很多 能常常看见你的背影 是我最愉悦的心歌有时 心灵的墙愈拆愈多……  哦,心灵的游移 竟能把我 焚成一只灰鸽  尽管,从未曾把它向世界叙说I  你  在没有雪花飘飞的日子 你的到来 就是冬季的伊始 携着满枝的秃凹 携着一缕漂泊已久的风尘 悄然地伫立在我生命的枝头  没有路  可供双足攀上与你近在咫尺的地带 没有一丝微微飘荡的风 把你从那个不定的远处 徐徐地吹落在我的身畔 吹落在我不经意的任何一个岔路口  我是一粒空气的分子 我是一棵指望着来年才穿上鹅绿的 大树  我是一只怎么也不拍不起翅膀来的 和平鸽  在狂风暴雨轮番袭击的日子里 拼命地挣扎拼命地游移  岛屿在哪里 枝桠在哪里  旭日又在哪里向我辐射晨曦?? 接近旭日的日子 我知道炙烤和融化等待着我 成为火鸟只是一瞬的事情  但是就在这个冬天 在没有雪花飘飞的日子 你的到来  向我昭示了生命的冬季的伊始 你携着满枝的秃凹 携着一缕漂泊巳久的风尘 悄然地伫立在我生命的枝头…  最怕你是我的一缕云烟  我知道,你是一缕袅袅的云烟 在我的视野里无休无止地盘旋 久久地久久地不能驱散 我心灵庭院的白杨树啊 你的树叶可曾哗啦地唱成传奇 你的树干可曾在酷冬  挺立成一株暗夜的灯盏 你的歌声可曾又一次在我的耳畔喑哑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企盼 我对你的期盼是永恒的遥视 在远方闪现 我对你的期盼不该 一定不应该是又一个“天方夜谈”  我对你的期盼是漂泊而恒定的思恋 能把所有的幻梦做成圆满 最怕在未来的日子里 你是我的又一缕云烟……  唱一杯雪水  就在那个依稀的日子里 你告诉我你喜欢喝天山清凉的雪水 年年、月月、天天  十四年的历史就这样铸成你青年的碑 我开始叹服我们这共同的习惯 难道是上帝早有的预谋  山泉山泉水 孕育了我十四年的青春 又伴随了我十四年的青春步履 十四年的光景也铸成了我历史的碑 我开始惊奇  难道上苍真的早有安排 在天的一隅再为我设计一个自己  没有一条路可供我求证 只有鹿跳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向我申明 我不敢也不愿承认 封闭的不是心灵 而是双脚 封闭的不是思量  而是现实的大门 古老的土地铸就的古老灵魂啊 你何时才能步出兵马俑的包围圈 步入游戏机的方阵 让那闪烁的火花 在我们之间做忽忽闪闪的跳动  就这样我如一棵埋在地下 尚未枯竭的草根 等待着春雨的滋润 等待春天把我打扮成你的新娘 做极为潇洒的律动……  不敢正视的是你的眼睛  不是怕  我深知你的出现是一盏灯 不是怕  我深知你的歌声是一缕春景 不是怕  我深知你的每一个身影 都在我的心野铸出一块块深深的烙印 所以我不敢在你出现的一瞬 正视你那双眼睛 不是怕  我深知你是来自天山的一株雄性雪莲 不是怕  我深知你是从天山深处移植来的又一棵雪松 不是怕  我深知你的出现点燃了我早已迟純的 神经  所以  我从来都不敢正视你那双如火如荼 的眼睛  我深知逝去的正在一分一秒地逝去 流淌的正在一分一秒地逡巡  当晚风一次又一次叩击了心野 我,不得不盛殓了月下落魄的芳魂  老天请不要责怪鼠胆的我 不要责怪笨拙如牛的我 这一切惧怕都是虚假 傻傻的我有的 不是傻傻的灵魂 而是那已然麻木了的 神经  我也吃人间烟火 也吃五谷杂粮 当梦断它乡的一瞬 只得咬牙用残忍的双手 把梦扼死在摇篮边 成为一名铁面的强盗 傲立在古树下  成为一股凝固的雄猛强劲的野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