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婚 礼  活蹦乱跳时 年长的父母 从没想过 把你们结合在一起 他们只想鞭和锁 会把一切抽成意愿 会把一切锁成甘心  直到凝视着  你们紧搂在一起的僵硬的尸体 他们才想到  用这个城市最隆重的仪式 为你们举行极庄严的婚礼  致 人  小小的误会 是刀  切出两块整齐的悲剧 你若是东我会是西 你若是南我就是北  生活中再也没有相逢 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不要责备青杏似的日子 生活的树其实不偏袒 任何一个孩子 你是一颗蓓蕾 迟早会结出甜硕的果实  看见你  看见你我的心已是死水 没有波光 也没有涟漪 任山川碧绿 任飞鸟翔移  曾有多少个日日夜夜 精心设计相逢 又仔细剪接记忆 无奈每一个日子都是枉然 只有把它们用心泉淸洗  我曾有多少次徘徊 在等待里翘首 在顾盼中把信鹤放飞 只是每一天都是徒劳 收获的是杳无信息  不再企盼日出  不再憧憬你在旭日下和我一起走向绿地 不再沉思爱情的涵义  不再相信情侣都可化蝶  看见你我甚至不能认出 你是谁?  康南和江雁容的剧目 尽管不是我们  他们的结局却是我们的结局  看见你与其感慨 不如就是一潭死水 不携涟漪做任何流动 不留下任何鹰鸟啄食栖息  想起那时  想起那时 就遥望天空的繁星 夜依旧浓风依旧轻 小虫依旧在墙缝呢哝 此时身边没有你  想起那时  就走向蓬松着花朵的榆叶梅 蓓蕾依旧诞生 蜜蜂依旧唱吟 黄莺依旧弹起竖琴 此时身边没有你  想起那时  就面对还乡河的绿水 碧草依旧翩舞 小鱼依旧翱翔 清河依旧潺流 此时身边没有你  你永生在猫耳洞  也居住在我的心底  我不能停止想你  麻雀的晨歌一次又一次 把我的思念侵袭 你的身影如那只不死的蝴蝶花 在我的眼前一遍又一遍晃来晃去 我知道,今天是个多雨的日子 我不能停止想你  所有的歌都从心里为你唱响 所有的恋都从这边向那边发生位移 在你并未远离的日子 我只是一只没有翅膀的蛹茧 在苦难中孕育生命 在束缚里滋生新绿 千万次地回答,千万次地回答 我不能停止想你 没有灯盏,没有渔火 没有繁星,没有参天的杨树 有前后左右昂首挺立,璀璨闪烁 纵使心已成了林中那撮将泯的灰烬 依旧不想停止对你的憧憬 问遍苍天,问透森林  我深深地知道  想你,巳成了我现在独有的风景  怕什么晨歌的麻雀的轻嘲? 怕什么冉升的旭日的照耀?  闪烁的眼神成为你永恒的鹤子 在你的肩头栖息成旷世的传奇  给你的诗集  一套枣红色的缎子封面 把所有的情思 都拘在格子里  温馨的瞥视与俏语 喃喃地叙说与思绪 还有森林畔那座低矮的茅草屋 鸟的婉转的歌唱 森林阵阵萧瑟的涛声 山溪潺潺的慢板 都被它拥在怀里 如我那颗不静的心 依偎在你宽阔的胸际  等待着 终有一天  它会饱满而愉悦地被你托在手掌  任你  从扉页一直翻启到封底  为你而淋雨  当最后一根青丝 也被飘洒淅沥的小雨 轻轻梳理 我竟然不知道3 该向前迈哪一条腿 如从未进过舞厅的傻妞 突然闯出去要舞一曲 当最后的思念在岁月中 成为永恒的定路 我竟然不知道 该告诉你何样的昵语 只有任你粗矿的话儿如梭 直扎进我枰动的心扉  当暂别的日子离得很近很近 我竟然很想在你的面前 站成一棵垂柳 用褐色的根 深深地扒紧地面 在微风荡漾的日子 向你旖旎地叙说现在和过去  可恨的是当你向我深情地挥手告别 我竟然没有向你抛去凝睇 我深知  你的误解一定已茁壮成一棵高大的白杨树 也根深蒂固地站在了那里 尽情淋雨  梦与你  每一个瑰丽的梦 都是一块别样的相思锦 我把三百六十五块 缀缝粘连成一个 大大的花篮再 盛上一束淡蓝色的勿忘我 做为礼物 赠给你  你把它托在掌中 用惊奇和审视 端详  于是在花团锦簇的夹缝中 你发现了三百六十五个 多姿多彩的你  参加你的婚礼  晨,雨依旧如昨夜 没完没了地袭击着面颊和视线 或大或小的风吹 或浓或淡的雨飞 在这凄凄蒙蒙的旅途 去参加你召集的婚礼  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大门口 你不是耀眼的花朵  充其量只可做一株并不高大的豆芽树 新郎的招牌却在你的胸前红红黄黄 地闪耀  让我想起,那七品芝麻官的纱翅 知道了你的故事 便想,这世界上的新郎 旧的太多了 不是一般的陈旧  餐饮之间,望着你与新娘来来去去敬酒的背影窃笑 笑岁月无情笑来去者匆忙依旧 谁知五年后的此时  你和她又如何 成为别人的新郎新娘 在问号的浸泡中,我结束了你 款待众友设的宴席 当客人纷纷散尽时 我成为下个问题的提出者 成为你下次婚礼的又一个见证人  当得知你将成为别人的新郎  许久的,许久的日子 在你的轻唤里 悄悄地,悄悄地过去 我沉默了,再沉默 沉默了,再沉默……  今天,当我又一次得知了你 通过电话传递给我的消息 心,开始在轻轻地微颤 我知道,粉红的榆叶梅和金黄的迎春 都是暖风送给你最真挚的问候 和风悠悠,彩蝶飘飘  哪里的风景才是我送给你的深深的祝福  望着每一片瑰丽的霞光  我知道短暂的属于和永恒从来都不是  两条平行线  驾不起生活中轰鸣隆动的列车 也驾不起波涛汹涌中那叶扁舟 只得在彷徨后的遥视里 送你走了长亭又短亭 大道边,依旧的辙印痕迹渐次加深  山脚下,依旧的牧歌轻唱渐次清明 透明的蓝天湛兰了又湛兰 洁白的云朵耀眼了又耀眼 黛色的远山用苍茫的暮色轻轻地向我耳语 你已象那轮夕阳,伴着余辉 隐遁在了它的后边  又一次猛地转回身,在心灵深处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再见”  从此,不说回头 不说悔怨 前方的旭日,将在喷薄欲出的 燃烧中把晨曦托在我的面前 噢,那加倍的辉煌,加倍的灿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